八玲珑

脑洞向的

 

好久没看天九,从最后一集往前补,很多东西没了解全的时候产生了这个脑洞。

 

因为盖聂一上来就去占了天枢,加上八玲珑少个天乾,所以在此文假设盖聂是天乾,不要计较,谢谢。

 

“我有个朋友,给你引荐一下。”

 

 

这世上卫庄的朋友,大致还不多,盖聂能算一个。

 

 

白衣少年抱剑向韩非行了一礼:“见过九公子。”

 

 

“卫庄兄,想不到你师兄也是如此俊秀,”韩非语气一贯的轻挑,卫庄的势力多在野,信得过的人还进的了这紫兰轩的人却少之又少,眼前这少年一身白色劲装手持宝剑,想来只能是秦王座下的那位第一剑客了“你们师傅收徒弟是不是先看脸的啊。”

 

 

没人搭理他的油嘴滑舌,卫庄负手持剑贴于背后,兀自站到窗边依栏吹风,盖聂站在原处面不改色直视韩非,气氛一时间有点尴尬,“好像我每次试图活跃气氛…都会冷场……”

 

 

韩菲只得拿自己打趣,好在打理着这销金窟的紫女捧着兰花酿解了这围,熟练老道地招呼起屋里的几人:“几位这是做什么?我紫兰轩的的坐榻是哪里污了吗?”

 

 

“紫女姑娘,”有了紫女这句话,韩非拉着盖聂到了坐席上对面而坐熟练地拿起了案上的酒爵“紫女姑娘的兰花酿可是上等佳品,盖聂兄这回有口福了。”

 

 

盖聂未来得及发一语,便听边上传来一声“哼”,不知是何意。

 

 

“卫庄兄,你不能总拆我台啊,”韩非说着却不耽误喝酒,不多时这一杯便已经下肚,又向紫女要添第二杯。

 

 

“九公子,贪杯误事。”盖聂显然不想喝酒,也摆明了不会和韩非喝。

 

 

“放心,我喝酒是为了办事从不误事,只是不知……”这花花公子做派的人突然语气一转,居然正经了起来“盖先生来我韩国,所为何事?”

 

 

“来帮九公子。”

 

 

“哦,帮我?”韩非的语气有些发笑“今日大殿之上,秦国使臣向我韩国提出如此要求,盖兄却说要帮我,岂非置自身立场于不顾?”

 

 

“不会。”

 

 

“何以见得?”

 

 

“攘外必先安内,这点公子想必比盖某更清楚。”

 

 

韩国本就积贫积弱已久,只因地利之便,秦攻楚救,楚攻齐襄才在苟延残喘至今,如今姬无夜一党横行,军政大权具在其手中,若不根除,变法绝无可能,而韩国再不变革,怕是真的完了。

 

 

卫庄握剑的手紧了几分,李斯此次使韩,乃是秦国相国吕不韦举荐,此番若是没能给秦国带来想要的利益,吕不韦亦是举荐不当有失职之罪,秦王这是要对自己的仲父下手了……

 

 

接下去呢?怕不就又是韩国了……

 

 

吕不韦虽出身商贾,大权独揽,但所作所为却让秦国持续昌荣,同样是把持朝政……

 

 

但若此时不应下,单凭自身,怕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啊。

 

 

“既然是合作,总要拿出点本钱,凭之前那路货色,信用可是不够啊,师哥。”此番开口的是卫庄,秦国使臣来势汹汹,其下暗流亦是不止。

 

 

八玲珑也来了韩国,目标不明,行踪诡谲,不能不防。

 

 

 

 

室内气氛陡然一变,原本站在窗边的卫庄转瞬移至中央鲨齿直指紫女身后的那人,剑未至,剑气便先劈开了桌子。

 

 

只听“叮——”的一声,声音清悦,赫然是盖聂清霜出鞘挡下卫庄的剑。

 

 

一只白嫩纤细的手捻着一根簪子抵在紫女的脖子上,笑意盈盈道:“不知这样,在几位眼中可算有些本钱?”

 

 

话音未落,一道锋芒便如蛇般窜至面前,紫女反应仅比旁边二人慢上片刻,链剑又擅出其不意故没有当即出招。

 

 

“呵,”那女子轻笑一声,闪过紫女的攻击从阴影中现身向着几人盈盈一拜,绫罗光鲜乃是一身舞伎的打扮,容貌亦是一等一的艳丽,周身气场和这紫兰轩倒是相得益彰,“见过几位。”

 

 

“哼”一声轻哼,两柄利剑同时撤力归鞘,便听一旁的韩非叹道:“我说,你们以后再动手,提前说一声行吗?”

 

 

刚刚桌案被劈,其上的酒爵随之而倒,酒液在那身紫衣上染出一大块花。

 

 

“鬼谷门下果然都是能人啊,手下都是漂亮姑娘,早知如此……”后面半句被卫庄瞪了回去,韩非敛了敛花花公子的做派,正色道:“关于此番破案,非还有一事,望盖兄……”

 

 

“公子请讲。”

 

 

“此案若结,秦国能否履行承诺?”

 

 

“那要看公子的本事,和韩国的能力了。”盖聂回答得斩钉截铁“盖某此次只为我秦国使臣被杀一案,余事自有王上做主。”

 

 

“哦~”韩非眼睛一眯“那盖兄就不怕秦国沦为诸国笑柄吗?”

 

 

“如今韩国已然是诸国笑柄了,”百越遗寇祸乱新郑已有月余,国君被威胁,太子公主被劫持,好不容易救回来最重要的太子还死了,造成此种现象的原因不管是因为国力衰弱还是上层势力只顾勾心斗角精算利益得失,显然都不光彩。此话一出,韩非紫女卫庄脸色陡变,盖聂似乎没有察觉般自顾自起身:“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盖某言尽于此,告辞。”

 

 

从头到尾,盖聂脸色平和语调平稳,未有丝毫改变。卫庄立于床边,看着那道白色的身影消失于夜幕下,咬紧了后槽牙。

 

 

谁愿意借助他国的力量来解决自己国家的事物?韩非不想,卫庄不想,但是韩国没有办法,盖聂最大的依仗便是虎狼之秦,是秦六世所积的国力,是秦变法养出来的纪律严明、悍不畏死、兵强马壮的军队。此番便是据理力争迫使秦国让出土地,不出几年便又会被割让回去

 

 

“那这些时日,小女子便要有劳紫女姐姐了。”醉生梦死温柔乡,于一个舞伎确是最好的地方。

 

 

 

 

十日后,李斯在使臣馆中休息着,他想着他之后的仕途,这次的机会已经没了,吕不韦门客千人人才济济,他于其中不过后生晚辈,此次使韩失利,相国处怕是再无他的栖身之处……

 

 

那两颗百越人的头颅似乎还等着眼睛,向殿上的人发出诅咒。

 

 

“大人,外面有人求见。”小厮躬身传话,李斯揉了揉眉头,这时候谁回来找他呢?

 

 

“叫他进来。”

 

 

不多时小厮引了一白衣剑客来到李斯面前,李斯面色突变,起身正色道:“盖先生。”朝中俱知,这白衣剑客乃秦王贴身侍卫,名义上说是教授剑术实则秦王身边无数事宜皆由其打理,朝中之事事无大小都可以发表意见。

 

 

此事若是能得他相助,李斯想着,但听闻此人油盐不进,所有送去的东西都被退了回来……

 

 

“李大人,”盖聂拱手行礼,“在下此次来,只为一事。”

 

 

“先生请讲。”

 

 

“李大人与公子非师出同门,具是有才之辈。然秦国非吕相的秦国,乃是陛下的秦国,望大人三思。”

 

 

言罢便行礼告辞。

 

 

————————————————————

秦王政十年,吕不韦被罢免相国,饮鸩自尽

 

同年,李斯上《谏逐客书》。

 

评论
热度 ( 27 )

© 洛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