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乙归姝(有恶搞)

朋友想的名字,泰卦第五爻爻辞,泰卦上坤下乾,阴阳颠倒

搞笑用的,莫要当真,可能有下文。

如果接受不了请私信我,我删文

如果没问题,下面开始






蜃楼之行,盖聂替卫庄接了星魂和大少司命联手的一次合击,换来卫庄横贯八方一次取了阴阳家三大高手的性命。

那一堆堆的手印不知道叠在一起引发了什么奇妙的反应,总之当剑圣睁眼醒来,身上的衣服已经不大合身了。

盖聂目光下移,发现自己的胸肌比之前大了好多。作为剑圣,十年如一日的苦练是少不了的,常年的锻炼让他保持着良好的身材,胸肌什么的自然也比正常男性厚上不少,但是现在这……

他小心翼翼地伸手戳了戳,嗯,软的。

他放任自己倒回床上。

他需要时间和空间来整理现状。

这种事情实在很诡异,诡异到超出他的理解范围,虽然他一向淡定,但不意味着他能永远淡定。

盖聂看了看自己的手,比起之前纤细了不少,这不是件很好的事,这意味着他现在的剑可能已经不适合他。

缩水的显然不只有手,衣服多出来的地方明确的表现出他现在肩窄了,腰细了,连身高都矮了些许,当然裤子里的零件也没存在的感觉了

他不得不深吸一口气来恢复自己的平静,然后检查自己的内力情况。

值得庆幸的是,内力并没有随着性别的变化而出岔子,依旧精纯浑厚,运行一圈也没发现有大问题。

接下去,关于这具身体在战斗中的变化,盖聂需要一个对手来了解,一个和他旗鼓相当的对手。

盖聂站起身,把衣服紧了紧,拿起自己的木剑出了屋。

他敏锐的察觉到墨家弟子看他的眼神又发生了变化。人之常情,他理解。

但他真的不喜欢!

盖聂来到一座木屋前,里面正进行着激烈的争吵。这很正常,墨家和流沙的思维方式有很大的差别,现在还有农家。他们反秦的决心不容置疑,但他们的脑子有时很难令人相信(没错,说的就是虎哥),小庄一贯又是嘴上不饶人,不吵才比较怪。

如果争吵的内容中没有他就更好了。

盖聂这么想着,推开门。

里面的人看见他,脸上露出了十分复杂的表情,除了卫庄。

卫庄以一个十分威武霸气不拘小节的坐姿坐在主位上,一手拄着他的鲨齿,看着门外的盖聂,露出一个十分卫庄的微笑,“师哥?”他的声音低沉磁性,十分有魅力:“现在是不是该称呼你师姐了?”

这句话配合他的语气,联系他以往的种种行为,很容易被解读出落井下石、趁火打劫、幸灾乐祸、看热闹不嫌事大等意思,墨家众人就是这么理解的。

所以他们很愤慨,盖先生是帮你挡的攻击才会变成这样,之前机关城能杀但他没杀你,农家一路和你并肩作战,还和你有同门之宜,墨家的诸位联系了很多事。

盖聂很淡定:“小庄,随我来一下。”他目前只有一件事,就是确定自己现在的实力,卫庄的挑衅他在鬼谷三年听了太多已经形成了自动过滤系统,这句话在他听来就是卫庄冲他打了个招呼而已。

卫庄很有深意地“哦”了一声,拎起鲨齿和盖聂出去了。

俩人运起走了轻功离了墨家现在的据点,到了一处偏僻但开阔的地方,摆开了架势。

墨家当然在这种时候不会放任卫庄和盖聂的独处,盖聂于他们有恩,是唯一能让荆天明乖乖听话的人,也是反秦不能缺少的力量。

墨家来了,流沙也不会干坐着,农家的几位头领和道家的逍遥子没什么事可干,干脆也跟了出来。

当然,没人会承认他们心中其实有着一份好奇,想看看这两人要干啥。

其实没什么,比剑而已。

卫庄没留力,盖聂也不想被放水,不留情面有点到即止,就像他们在鬼谷时进行过的千百次比试一样。

剑气撕裂了地面,破坏了周围的植被,在空气中肆虐着,鬼谷纵剑术和横剑术进行着激烈的对抗。

卫庄处于上风,在场的众人都看得出来,但他们插不上手,只能当观众。

卫庄的剑刚猛霸道,一剑下去有劈山碎石的威势,相比之下盖聂的剑法更偏向于巧,随机而变随势而动,配合剑圣丰富的对敌经验,往往能一瞬间决定胜负。

但这次不知为何盖聂的变招总是慢了那么两分。

盖聂也不想。经验是剑客实力很重要的组成部分,当对手出招时,该避该接,如何避如何接,很多时候靠的都是身体的自动反应,等脑子去一一反应,可能才反应过来便已经身首异处了

现在经验不管用了,身体自动的反应是接下那招,可大脑随后反应过来那招他如今已经接不下来了,只能仓促变招,结果就是受制于人。

不过剑圣毕竟是剑圣,大约过了二百来招,盖聂就渐渐习惯了身体的现状,和卫庄的比试也从被压制逐渐变得有来有回。

两个人打得都很痛快,势均力敌有不用生死相拼,对手懂你心意却不用担心暗算,实在是很难得的一件事,以百步飞剑和横贯八方为结尾,一黑一白两道身影分立于地面一道巨大裂痕的两侧,执剑相望。

盖聂心情似乎不错,表情很柔和:“多谢,小庄。”

卫庄心情似乎也不错,但他说出的话依旧不是很好听:“看来你还没完全变成一个废物。”

现下的能力被确认了,盖聂放心不少,但问题还没有就此结束。

性别的变化带来的连锁反应还有很多,其中墨家最关心的两项,是荆天明和端木蓉。

荆天明很认盖聂,盖聂说东不往西,盖聂让他抓狗他不撵鸡。然而缺点是,荆天明对他的态度介于父亲和母亲之间,在遇到困难时他会像幼童求助父亲一样求助盖聂,再难受的时候也会像幼童扑到母亲怀里寻求安慰一样扑到盖聂怀里。

以前,这没什么事。现在这样,很难不被人理解出差。虽然盖聂掐指一算芳龄已经三十,然未婚未嫁,曾经是帅大叔,现在相貌也不差,一身功夫放到江湖上相比也有不少追求者,带着荆天明就很容易让人误会成俏寡妇,对其名声实在不是好影响。

墨家多侠士,自然不能让三番五次救了他们的恩人陷入此番境地,纷纷表示,只要盖聂不嫌弃,明天就能办事。

盖聂不知道他们怎么冒出的这个想法,他能看出来这些墨家弟子是真心实意想要帮助他,但他不觉得自己今年三十岁带着天明尚未婚配有什么问题,但他知道自己师弟听了这话很生气,鞘里的鲨齿杀意腾腾马上就要奔着这群墨家弟子的脑袋去了。

墨家和流沙好不容易结盟,盖聂不想它毁掉。

于是他站起身,看着这群墨家弟子的头顶,谢了他们的好意,并拒绝了他们的好意。

他仆一站起来,众人便感觉到了差距。

剑圣盖聂,是一个让人高山仰止的存在。不仅体现在剑术身手上,不仅体现在人品道德上,也体现在身高上。

原本盖聂和卫庄身量差不多,现在他比师弟肉眼可见得矮一点,但这是和卫庄这个190的高大汉子比,这世间巨大部分众生不踮起脚,正常平视,只能看到盖先生精致的下巴。

墨家一众弟子知难而退。

盖聂松了一口气,卫庄心情好了些,但事情还没结束。

还有端木蓉。

镜湖医仙对盖聂意思很大,很多人都能感觉到。原先她睡着,没什么事,盖聂该干什么干什么;现在她醒了,盖聂却出事了,目测没法治。原本在墨家众人看来,盖聂要报恩,最好的方式莫过于以身相许,剑圣医仙,也是一桩佳话,剑圣这习武的好根骨医仙的好医术也能后继有人;现在……

墨家众人扼腕叹息,表示阴阳家真是太阴了,流沙真是太损了,要不盖先生和端木姑娘早成了。

卫庄的表情变得很微妙,这种表情的卫庄通常不会把招惹他的人杀死,但会让人生不如死。

盖聂心有点累。他真的没有结婚生孩子的打算,即使是现在也没有。他也不明白墨家众人为什么不肯相信攻防敏精气神俱调整到最佳的剑圣会避不开那道暗器,而愿意相信他需要一个双手束缚行动不便的弱女子相助,虽然依端木蓉受伤的位置看那根羽毛最高也就插到他的屁股上……打住,不能对恩人不敬,不能再想了。

他觉得自己应该说些什么。

“师哥,”但是是卫庄先开了口:“这群废物说的倒是有点意思。”

盖聂不想知道师弟理解出什么意思来。

“以师哥如今的姿色,虽说年纪大了点,但使个美人计应该还是可以的。”言下之意,是要盖聂色诱嬴政。

“以师哥的功力,一掌毙命不是难事,如何啊?”

盖聂就那么看着他,眼里装满了老母亲对自己油嘴滑舌鬼心眼子太多的儿子的无奈和Ball ball你清醒一点。

这么显而易见的意思,卫庄愣是能装作完全看不到,甚至还能开玩笑。

“怎么?师哥莫不是看上卫某,想替我卫家留个后?”

不行,不能再纵容他了,盖聂调了下呼吸,正视着卫庄,开口道:“小庄,我生了,你来养吗?”

哇!这个回答好劲爆!

这不是很盖聂,卫庄也有些惊讶,不过他反应很快:“师哥是觉得卫某没这个能力?”

流沙之主,有钱有势,手下能人无数,养个孩子显然不在话下。

盖聂不这么认为,他向来是讲实际的一个人:“鬼谷的时候,你一共捡过玄虎两条白狼五只兔子还有若干只鹰,”卫庄挑一边的眉毛示意老子听着呢你继续啊,剑圣脸上写着小庄你快别闹了,不由得加重了点语气:“你捡回来以后,都是我喂大的。”

言下之意,管生不管养,最后还不是我来操心劳力。

卫庄一口气哽在喉咙里,如鲠在喉了半天一拍桌子,墨玉麒麟应声而现,拎着一大包子衣料高档绣工精致的衣物,从外罩到贴身的亵衣,一应俱全,咬牙切齿道:“师哥,择日不如撞日,要不要看看卫某究竟有没有养家的本事啊!”

评论 ( 34 )
热度 ( 156 )

© 洛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