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能

古代ABO,名字瞎起的,起名废请见谅,原谅我吧

 

 

 

盖聂分化的时候很不巧,他分化在鬼谷学习的第三年,即将面临最终决战的时候。

 

 

而更不巧的是,在前一年,他的师弟分化成乾元,带着烟熏火燎气息的浓郁麝香味飘了好几天都没有散去,最终被鬼谷子打发去山里修炼,直到味散得差不多了才被允许回来。

 

 

带着性别顶端的强横。

 

 

当时盖聂没分化,所以感受不到师弟那富有侵略性的味道,也理解不了师父看师弟的眼神为何同看发臭的咸鱼一样,也不明白为什么师弟说师父的味道和臭水沟一样。

 

 

知道他分化才明白,乾元和坤泽在一定程度上,都是嗅觉动物,伴侣、敌人、侵入者……都可以依靠嗅觉判定。这也是他第一次见识到师弟如此狂躁的一面——眼里充着血丝,尖利的犬齿仿佛兽类一般死死咬住他的后颈,用巨大的蛮力禁锢了他的四肢,焚烧的麝香顺着血液奔走,在盖聂的身体里攻城略地,直到盖聂身体布满和自己相同的味道才堪堪罢休……

 

 

 

 

第二天一早,盖聂看着一旁的师弟,不由得苦笑。

 

 

平心而论,卫庄是个不错的托付对象,长得好能力强,头脑也聪明,但是……对于盖聂,没有比这更糟的了。

 

 

一辈子被人拿捏在手里,从此人生和另一个人绑定,悲欢共生死同,对于一个十七岁志存高远的少年来说,实在是难以接受。

 

 

好在小庄还没行,好在师父下山访友未归,盖聂小心翼翼地下了床,脚刚着地腿就一酸险些跌倒,地上破烂的衣服彰显着昨晚的激烈战况。

 

 

真是没眼看了。

 

 

盖聂从柜子里翻出一套干净衣服,急匆匆套到身上,强忍腰腿不适,体验着如同云间漫步的新奇感觉一步步离开了鬼谷。

 

 

心里很难受。

 

 

离开前盖聂回头看了眼还在睡的卫庄,少年的体态还没有完全长开,但已经极具张力,锻炼得当的肌肉蕴藏着足以致命的力量。

 

 

就一眼,盖聂心里就无可救药地难受了起来。

 

 

你不该起来,快回去,躺回去……

 

 

体内有个声音对他说,那是坤泽软弱,富有依赖性的本能。

 

 

闭嘴!盖聂难得的用恶狠狠的语气对那个声音说。

 

 

然后他毫不犹豫地离开了,都没有管师弟醒来会不会饿。

 

 

走过漫天黄沙,有一石碑,上书“擅入者死”四个大字,盖聂看着这几个字,眼底有点发湿。他的行为违背鬼谷门规,从此便算是叛出师门,再到这里,他也算是擅入者了。

 

 

“徒儿不肖……”

 

 

师父,徒儿不肖……

 

 

和他不通,卫庄醒来以后神清气爽。

 

 

但这份神清气爽只持续了很短的时间,他手往旁边一模,空的。盖聂不见了,除了地上那件被扯破的衣服和空气里残存的几缕冷清檀香,盖聂就那么不见了踪影。

 

 

庭院没有打扫,锅里也没有温热的粥,练习剑术的木剑摆在原处……卫庄也急匆匆地翻出身衣服套上,从厨房书房,找到周围山上所有能修炼的地方,也没找到盖聂。

 

 

他的猎物丢了,一阵无名火涌上头,他已经到嘴的猎物丢了!

 

他还记得昨晚柔软而富有韧性的身体,温暖潮湿的内里,冷清的檀香一点点被调至柔和,他还记得过去三年每天早上都是盖聂最早起床洒扫庭院准备早饭,记得三年里每一次比试,三年里两人共登高峰俯瞰苍生寥寥……

 

 

本能在叫嚣着,找回自己的所有物,找回来,牢牢锁住,给他教训,让他再也不敢逃,再也不能逃!

 

 

盖聂!卫庄咬牙切齿地念出这两个字,你逃不掉的!

 

 

五日以后,卫庄在云梦山脚的镇上见到了访友归来的鬼谷子,告诉他师哥跑了。

 

 

盖聂不喜欢你死我活的门规,能干出这种事,没有盖聂操持杂物,指望卫庄做饭显然不现实。

 

 

鬼谷子看着二徒弟,照着那张俊脸就是一巴掌。

 

 

看着普普通通的一巴掌,直接把卫庄扇到了后面的墙上,脸颊肿得老高。

 

 

“走了,先回谷。”

 

 

卫庄啐出口血,跟着衣袍飘扬的鬼谷子往谷中走去。

 

 

两人一路没说话,鬼谷子前面走,卫庄在后面跟着,和三年前被带进鬼谷一样。

 

 

待到了平日修习的竹舍,鬼谷子像往日一样坐下,像往日授课一样,将纵剑术的要诀一一说与卫庄,唯独没有百步飞剑。

 

 

然后告诉卫庄:“聂儿既然离开鬼谷,这最后的比试,便判你赢了。”

 

 

“为师的话到此为止,”抬手又给了卫庄一巴掌:“这两巴掌是为师父的给的。”

 

 

卫庄看着这个天下闻之色变的老人,是了,师父也是人……

 

 

这口血卫庄咽了下去:“弟子知道。”

 

 

“为师要去云游,这天下,是你们的了……”

评论 ( 19 )
热度 ( 209 )

© 洛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