狐狸精

《一人之下》真好看,我之前怎么没注意到(捂脸)

 

《一人之下》的cp是第一次写,各种规矩不是很懂,可能对人物的理解也不够,tag就按习惯的打了,各位莫怪,觉得有问题的请私信,我会删,莫要再评论骂

 

这个就当也青婚婚后日常好了

 

最后,求问有群吗?

 

 

 

 

 

王也道长出身贫寒,出家前家中单他一人,就有仨保姆伺候。

 

 

不同凡响。

 

 

不同凡响之人,养宠物也是不同凡响。

 

 

寻常人家养的一般都是猫啊狗啊,猎奇点的养个蜥蜴蛇,土豪的搁国外养个狮子老虎什么的,王也道长养狐狸,两只是小畜生一只是修炼出人形的。

 

 

两只小畜生是寻常赤狐,乃是王也道长山中修炼打盹时发现,念其母亡故便收养于家中,准备在成年后绝后;修炼出人形的是诸葛青,乃是武侯派传人,于罗天大醮与王也道长相识,现居于一处,同桌吃饭同床睡。

 

 

古人修炼讲究个“冬练三九夏练三伏”,作为现代人,王也和诸葛青都认为,三九在暖气足足的屋里练挺好,三伏天在26度的空调屋里躺着也没什么不妥。

 

 

两个术士在这方面很愉快地达成了一致。

 

 

所以,在这霾有点重的天气中,王也很北京的上身老头衫下身大裤衩坐在自家总之是很贵的中式沙发上,一只手耷拉着,瘫得深得葛优真传。

 

 

“唉……”这口气王道长叹得是有气无力,他本来是想着等过两天再去给捡回来的这俩小崽子绝育,谁知这两小姐妹长得这么快,这才多点啊就发情了!

 

 

捡回来的时候就该先算算啊……

 

 

自作孽不可活啊,王也无奈地看着一只狐狸扒拉着他的手,一只狐狸蹭着他结实的小腿,两只眼睛水汪汪的写着欲求不满四个字,很是勾人,要么总管好看又勾人的叫狐狸精呢。

 

 

不过说到狐狸精……

 

 

王也觉得自己胯部一沉。

 

 

赫然是诸葛青眯着狐狸眼躺了上来,白衬衫黑裤子,袖子挽到臂弯,扣子解开最上面的两颗,露出了形状优美的锁骨,随时能出去勾搭小姑娘。

 

 

也很能勾引王道长。

 

 

诶呦喂,王也心道,差点忘了还有这只得了道成了精的狐狸呢。

 

 

人在心里有想法的时候总会有些表现,北京人出现上方这种心情时习惯拍大腿,于是只听“啪”的一声,王也一巴掌拍上了诸葛青的屁股。

 

 

没办法,他大腿的位置被诸葛青的的上半身占了,他总不能一巴掌拍人脸上吧。

 

 

“我说,诸葛青,”王也的声音带着背景的儿化音问道:“你有字吗?”

 

 

?????

 

 

“没有。”这都二十一世纪了,诸葛家虽是个庞大且古老的家族,但这种习惯还真没保留下来,诸葛青虽然不知道王也怎么心血来潮问这个,但还是利落地给了个恢复。

 

 

“没有啊……”王道长小心思一动,手在诸葛青屁股上用给狐狸顺毛的手法移动着:“那为夫现在给你取个字怎么样啊?”

 

 

“那王道长打算给我取什么字啊?”来而不往非礼也,大家之后的诸葛青将爪子伸进了王也的老头衫里沿着腹肌的纹路一路下滑,现在已经到了内裤的边缘。

 

 

“嗯…你觉得妲己这字怎么样啊?”

 

 

“老王你是准备把你们家彻底败了吗?”

 

 

“诶…这个啊,放心,我家那点家业不由我打理,不怕亡,经得起啃。”

 

 

“那大王啊~”诸葛青掐着嗓子硬是把音变得和戏台上的旦角嗓音有些相似:“这两位妹妹您准备给啥位分啊?”

 

 

王也觉得应该和老妈嫂子说说,少看点《甄嬛传》之类的,多打打太极,强身健体,比窝家里看那玩意强。

 

 

“老青啊,放宽心,就咱家这俩形都没化的哪骚得过您这成了精啊。”说话间诸葛青的裤腰带已经不保了。

 

 

“老王……”

 

 

“嗯?”

 

 

“你也知道这俩玩意骚气啊。”

 

 

“嗯。”

 

 

“知道还不去洗澡!”

 

 

靠!!!搁这等着我呢!!!王也看着自己的裤裆,神色不是很好看,祖师爷我话搁前头说了,您原谅我:“诸葛青,行啊,妈的搁这给爷等着!”

 

 

“诶,好勒。”诸葛青抬手挥了挥空气的小手绢,还朝王也比了个小心心。

 

 

两只小狐狸还在难受地嗷嗷叫,沙发上的诸葛姓狐狸伸了个懒腰,准备和王道长白日宣淫。

评论 ( 4 )
热度 ( 67 )

© 洛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