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能(四)

作业多啊每周都有啊这个老师疯掉了啊

 

 

感觉莫名的ooc了,请原谅我

 

 

 

 

三日前,墨家机关城。

 

 

盖聂在石室中静坐,伴随放在一边的渊虹在鞘中发出剑鸣,一丝麝香味也悄然而至。

 

 

是该来了,小庄一路这么久,只追不杀,怕是一开始就冲着机关城来的。

 

 

那只巨大的玄虎又出现了,被铁链缚住四肢,不过那铁链看起来似乎被刀剑劈砍过一般,怕是撑不了太多时间了。

 

 

没关系,接下去不会有事就可以,盖聂掏出一个小纸包,将里面的药尽数倒进了嘴里。

 

 

来吧,小庄。

 

 

渊虹出鞘,石室的门被轻松破开,天下第一的剑客带着天下第二的名剑,一步一杀,到了墨核。

 

 

墨核里面被浓郁的麝香味笼罩着,混合着血的腥气,卫庄心情似乎不错,下手果断干脆,那些墨家弟子连痛苦都没来及感受到便命丧黄泉。

 

 

就在他准备结果端木蓉的时候,一缕幽幽檀香飘然而至,很淡,如果不是这檀香的主人被他标记了,可能他也闻不到,但是这不是逃走多年的猎物准备回归主人的怀抱,随之而来的还有秦国兵士倒地的声音,和墨家一干人的欢呼。

 

 

这群人之前还对你百般猜忌,如今却视你为救命稻草,变得是真快……

 

 

卫庄缓缓转身,就像初见一样。

 

 

“师哥。”

 

 

“小庄。”

 

 

举剑相对。

 

 

这么多年过去了,当年的事情似乎和昨天发生的一样,不需要言语,不需要眼神,身体本能的知道下一步对方的剑会如何攻过来。十年了,他们都变强了,招式更加老辣,出手更加犀利防不胜防,可是两柄利剑却始没能伤到对面的人,一招一式仿佛都刻进了骨血,成为了本能

 

 

不分轩轾。

 

 

最后也不分胜负。

 

 

卫庄赢在剑术,盖聂赢在剑道;但谁都没下死手,盖聂剑尖抵在卫庄脖颈却没下手可以被人说成挂念同门情谊侠者之风,那卫庄最后那剑怎么也堪堪避开了要害?

 

 

盖聂倒下的时候,玄衣白发的卫庄又变回了曾经少年,明明当胸一剑,盖聂却只觉得安心,麝香味随着呼吸化入五脏六腑,在心尖萦绕,安抚着伤痕累累的身体,没事的,有我在。

 

 

这是蜜糖,也是毒药,接受还是不接受?

 

 

他看见那只玄虎挣脱了铁链,冰蓝的眼睛直直地瞪着他。

 

 

小庄……

 

 

盖聂阖上眼陷入黑暗,伴随着渊虹那截断刃掉在地上的清响,幽幽檀香伴着血腥飘散。

 

 

再睁眼时,卫庄已经不在了。

 

 

白云苍狗,这回被丢在那的是盖聂了。

 

 

苦涩在心头蔓延,盖聂发自内心地为师弟开心,卫庄不再是那个会因为那甜腻气息而被本能操控的傀儡,不再是会因为自身的骄傲而被自负所控制……也再不是鬼谷那个会因为午饭没肉而脸色不好看的青葱少年了……

 

 

那为什么会这么难受?明明心口被捅了一刀都没什么痛感,现在这种痛又是怎么回事?

 

 

被丢下了……现在被本能控制的人是他了。

 

 

这世间事,人中心,最难透彻的居然是自己的。

 

 

“盖先生,”一旁的燕丹开口道:“今后天明便有劳先生了。”

 

 

“故友所托,理当如此。”

 

 

没关系,机关城已毁,墨家即将前往桑海,路上他有的时间来想清楚。不过他重伤在身,加上那些压制身体本能的药,道家的人在摸到他脉的时候脸都呆了。

 

 

大路肯定是走不了,只能走山间的小路,除了坐车,倒是和十年前颇有些相似。

 

 

不过……

 

 

“师哥,”天明少羽连醒都没醒就被点了穴,狭小的车内挤了两个成人两个半大孩子,空间已经不大够用,盖聂背都贴到了车壁也没能和卫庄拉开多点距离,呼吸间能清晰地感受到对方的气息拍在脸上:“墨家就这么对待你这个大恩人,嗯?”

 

 

“小庄,这不是……呜!”软滑的舌头撬开了齿关,试探被直接略过,强横的掠夺其中的空气,霸道的麝香顺着唾液融进血液。

 

 

身体难以自抑地战栗起来,就像是沾染了静电的猫,热潮顺着血流蔓延至全身,脖颈后那块钱币大小的皮肤被手指按住反复摩挲。

 

 

“师哥,你在怕我?”

 

 

盖聂似乎陷入了难得的软弱,他由着卫庄将他压到紧贴车壁,由着卫庄把他两腿分开,没有一点反抗都没有,只是垂着头缩在那里瑟瑟发抖。

 

 

盖聂会怕他?如果有人这么和卫庄说,那就是拿他开涮,不久前师哥还拿着半截残刃抵在他脖子上冲他说教。

 

 

但现在的这种情况实实在在出现在他眼前,由不得他不信。

 

 

“师哥!”车厢里檀香的味道越来越重,盖聂一向自律到寡欲,放任气味重到这个地步只能说明他的身体状况已经到了他控制不了的地步了。

 

 

但是之前机关城那场比试盖聂状况好的很,一点影响都不受……妈的!“师哥!你吃了多少药!”

 

 

是药三分毒。药物固然能压制身体的情潮,但带来的身体上的痛楚和之后更剧烈的反噬。虎狼不可能吃草,被标记的坤泽也不可能反抗他的主人。

 

 

那块硬币大小的皮肤烫得吓人,散发着清幽缱绻的香气,盖聂不软弱,但坤泽软弱;盖聂为了心中的梦敢一往无前,一人一剑无所畏惧,但坤泽想要陪伴,只要不被主人丢下便欣喜无比……

 

 

可如今居然对主人举剑相向,卫庄什么都没动,坤泽的本能就把盖聂裁定有罪。

 

 

“师哥……”拨开覆在颈上的头发,卫庄准确地咬上那一小块柔软的散发着香气的皮肤。初次的体验他在本能的控制下,事后只记得其中的缠绵酣畅,盖聂当时是什么状态压根没印象,这是他第一次见到这样的盖聂。

 

 

当时也是这样吗?握剑的手插进发丝,将那颗渗着冷汗的头按到自己肩膀上。

 

 

熟悉的麝香味带来了难以言喻的安心,本能收起尖牙利爪放过了鲜血淋漓的身体,你看,这样不好吗?不会痛,不会受罪,大棒加甜枣,手段高的不行。

 

 

卫庄的肩膀被水打湿了一片,盖聂的呼吸才逐渐调匀,但依然清晰可闻,和正常状态下的形清气轻相去甚远。

 

 

“小庄。”刚刚的情潮反噬似乎带走了他体内过多的水分,声音听起来有些哑。

 

 

“师哥,”卫庄顿了顿:“我在。”

 

 

“你该走了。”

 

 

现在天已经有些蒙蒙亮了,这是人睡得最沉的时候,也是守夜的弟子最难熬的时间,再不走纵然卫庄武功超群也有可能暴露踪迹。

 

 

真不愧是盖聂,换个情况卫庄都要抚掌赞叹了。

 

 

“师哥说的是,不过卫某人有个问题,想要师哥解答一二。”

 

 

盖聂现在头还在发晕,实在没心力去揣度师弟的心思:“……你说。”

 

 

“你想我走吗?”

 

 

不用回答了。

 

 

卫庄满意地听到盖聂呼吸一滞,将一小包药塞进他手里:“小心别被别人叼走了,师哥。”

 

 

药该吃还是要吃的。

 

 

小庄……盖聂将两个睡得昏天黑地的孩子扶好,走到车外,凌晨的凉意对伤口娇嫩的血肉不是很友好,但他必须在众人醒来前让身上的味道散干净。

 

 

桑海城……风雨欲来。

评论 ( 16 )
热度 ( 89 )

© 洛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