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乙归姝(三)

盖聂最近脾气不大好,可能是以为怀孕,怀孕了心情还不好,这不是个很好的事。

 

 

只有卫庄,觉得这变化不错,意味着盖聂的心理年龄年轻了不少,十岁左右吧。

 

 

当然,和十年前盖聂打过交道的人在场基本没有,所以没人知道,一想到这个,卫庄心情不觉好了点。

 

 

反秦一行最近没啥事干,他们在等嬴政死。

 

 

但秦国不能这么放任他们,一直兢兢业业地努力搜查他们的下落。

 

 

为此,他们需要转移到一个安全的地方。

 

 

哪里安全呢?

 

 

一堆人围坐在一个小方桌边上一起听卫庄盖聂张良逍遥子等有限的几个人商讨,卫庄盖聂一边,张良在他俩对面,逍遥子在一边喝茶。

 

 

关于这件事,张良早有打算:“要说这世间能躲过帝国视线,隐蔽于世之处,良倒是知道一个好去处。”

 

 

张三先生一贯比较靠谱,大家都很信任他,很尊敬地看着他,等他继续往下说。

 

 

“只不过……”

 

 

只不过啥啊,不要再吊人胃口卖关子了!

 

 

只见张良朝卫庄行了一礼:“这还需卫庄兄首肯。”

 

 

?????

 

 

这关卫庄什么事?

 

 

群脸懵逼.jpg

 

 

在一群围观群众懵逼的眼神中,卫庄面色阴沉,拔出了鲨齿劈了过去,剑尖直指张良眉心。

 

 

张良抬起头,桌子没碎,看来此事……

 

 

“啪。”小方桌被一劈为二,对称地倒下了,步了前辈的后尘。

 

 

看来此事只能指望盖先生了,张良把还有回旋余地几个字默默咽回去。

 

 

卫庄想做什么,不想做什么,标准比较玄妙,基本可以用大爷乐意这四个字概括,没啥理由,很不能服除了流沙之外的人,不过这些人打不过他,所以只能屈辱地接受。

 

 

盖聂不同,他的决定,都有很扎实的理由能拿出手,而且会考虑到群众的感受,所以张良认为,盖聂很可能会认同这个方案。

 

 

然后就要看盖先生的枕头风了。

 

 

张良的算盘打的很好。

 

 

盖聂不同意。

 

 

张良先生感觉身体有些发僵,他直勾勾地看着盖聂,等着盖聂的解释。

 

 

一屋子人也盯着盖聂。

 

 

盖聂盯着卫庄,用眼神示意师弟把剑收回来。

 

 

卫庄心情不错,师哥难得和他同心,需要奖励,于是没多说什么就受了剑。

 

 

然后剑圣转过头,面对一屋子近乎凝固的气氛,给出了自己的解释:“没地。”

 

 

他说过,鬼谷是小门小派。人最多的时候就三人,地大能大到哪去,要那么大地也没用。

 

 

没人信。

 

 

但没人说。

 

 

毕竟卫庄还在一边,而盖聂最近心情比较……变化莫测,别说人,白凤的鸟都被卫庄要求不能随便咕咕哒。

 

 

黑恶势力,妥妥的黑恶势力。

 

 

“不过……”

 

 

这个不过一出,向黑恶势力低头的众人顿时感觉脊柱一股无形的力量撑了起来,卫庄的脸色又阴了下去。

 

 

“鬼谷周围有不少空置的屋宅土地,乃六国求请先辈出山时所留,收拾下应该也可住人。”

 

 

卫庄脸色恢复了不少,表示鬼谷不行,最多周围,爱去不去。

 

 

荆天明就不顺眼他那副嚣张样子,当场大喊:“凭什么!”

 

 

“凭我是这代鬼谷子。”皮笑肉不笑。

 

 

转头就和盖聂正色道:“这小鬼脑子一看就不好,多半是废了。”

 

 

盖聂:“和一孩子你也至于。”这个语气就是近期盖聂常有的语气,大家都不大熟悉。

 

 

卫庄还挺熟悉的,这是二十来岁盖聂的语气,怼天怼地,牙尖嘴利。

 

 

“又不是我的。”他还挺怀念的。

 

 

盖聂自知也教育不动他,于是转身教育天明:“天明,你说过做大叔的徒弟对不对?”

 

 

张良想提醒盖聂注意下现在的性别,但想了下上个阵亡的小木桌,果断虚目远望。

 

 

“嗯,对。”天明用力点了点头。

 

 

“小庄是我师弟,按辈分,你要叫声师叔。”

 

 

一股认贼作父的屈辱感涌上荆天明幼小的心头,而这话是他最尊敬的大叔说的,小朋友很是绝望。

 

 

“师哥,我才是现任鬼谷子。”卫庄突然阴森森地开口。

 

 

盖聂看着卫庄,脸上一片老母亲管不住青春期的儿子的无奈:“所以?”

 

 

“所以但凡卫某人活着一天,这姓荆的就别想入我鬼谷门下。”

 

 

墨家巨子,流沙首领,一个一十有二,一个三十有一,脸上对对方的嫌弃溢于言表。

 

 

盖聂觉得肚子有点疼,就这俩他如今都有些捉襟见肘了,再添一个……

 

 

他突然有点心疼儿子一堆的嬴政了。

评论 ( 30 )
热度 ( 103 )

© 洛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