聘猫

 @云外卧孤松 

 
喵化注意

 

白凤是一个很现实的人,流沙从上到下都是现实主义者,没有理想主义者的容身之所。

 

 

很现实的白凤现在觉得现实在耍他,因为他眼前发生了很不现实的一幕——卫庄在逗一只猫。

 

 

没错,卫庄,在,逗猫。

 

 

真是太可怕了,这一点都不卫庄。

 

 

把时间往回倒一些,倒到卫庄刚从蜃楼出来的时候。

 

 

从危机四伏,阴阳家高手齐聚一堂的蜃楼踏出——以一种威武霸气到极点的方式。

 

 

那身大氅披在了肩上,一手拎着鲨齿,身上多了不少伤痕,能看到血液浸染衣料的痕迹,沾了血色的白发随风舞动,配合向来张狂霸道的气场和身后逐渐崩坏的蜃楼,帅得不行。

 

 

如果他另一只手没有拎了一只毛团的话。

 

 

白凤的眼力很好,一眼便看出那是一只猫。

 

 

一只以白色为主,仅耳朵和尾巴处的是灰色,毛很长,看起来就毛茸茸的很好揉,很能讨女孩子的欢心。

 

 

但拎着它的是卫庄,刚刚从蜃楼里大杀四方出来的卫庄。

 

 

卫庄做的事,最好不要有太多的好奇。

 

 

白凤谨受这条规矩,然后百爪挠心的好奇。

 

 

八卦是人的天性,他也是个很青春的男孩纸。

 

 

他没能按捺住内心好奇的小爪子,悄咪咪往卫庄的方向看了一眼。

 

 

这一眼就再也没收回来。

 

 

那只猫,以绝佳的平衡感趴在卫庄膝盖上,试图把卫庄脸上的血舔干净,肉呼呼的小爪子扒在卫庄棱角分明的脸上,怎么看怎么……

 

 

虽然觉得有些不合适,但白凤有点想笑

 

 

卫庄似乎也觉得这猫的行为不大妥当,于是伸手把那只小爪子拨到了一边。但是那只猫似乎并不想就此罢休,仍然十分执着地试图把卫庄打理干净。

 

 

然后就被挠肚皮了。

 

 

一脸享受又屈辱的表情,时不时还舒服的呼噜两声。

 

 

!!!

 

 

白凤心里一惊,不知道是居然从一只猫脸上看出了屈辱还是看到卫庄居然没把这只冒犯他的猫扔了反而撸了起来哪个选项更……

 

 

可怕……

 

 

卫庄似乎也觉得下属在一边站着看他逗猫不大合适,于是他手一改方向瞬间探向猫咪的脖子,拎着脖子把猫提了起来。

 

 

猫无辜地冲他“喵” 了一声。

 

 

“白凤,”卫庄没理,转头对白凤下命令:“去桑海城永宁街,把那里教书的老头给我弄来。”

 

 

“喵!”一直很乖巧的白猫突然炸了毛,奋力地扑腾着小爪子,似乎要和卫庄表达些什么。

 

 

然而就这两下实在不够看,卫庄脸上露出一种类似于幸灾乐祸但又不完全是的表情。

 

 

白凤眉头略蹙,垂首冥思,这表情,只差仰天大笑三声,就是经典的“你可算落老子手里了”的表情。

 

 

能让卫庄有这种想法的……一个难以置信的想法浮现出来——这猫,不会是盖聂吧?

 

 

白凤呼吸一窒,有些僵硬地扭头想朝卫庄的方向瞄了一眼。

 

 

还是算了,这种事情太毁三观了。

 

 

打定主意的白凤调整呼吸,如鸟般跃起,向着桑海城内奔去。

 

 

 

 

今天莫名其妙的事情还真是不少。

 

 

白凤看着凤凰上缩成一团的老头,卫庄要这人有什么用?

 

 

擒这老头,那叫一个轻松。他还特意观察了番老者的居所,和寻常书馆的教书先生并无二致。

 

 

刚被抓到,求生欲那叫一个强烈,这会子大概是发现说啥都没用,也就安静了。

 

 

然而,在见到卫庄的那一刻,一切都变了。

 

 

白凤目力甚好,数丈之外便看到了卫庄执着鲨齿立于院中,身上衣物仍带血迹,那只白猫在他脚边转来转去,时不时靠后腿立起用爪子推推卫庄的腿,仿佛在央求着什么。

 

 

这老头居然让卫庄这般严阵以待……

 

 

白凤突然有些胆寒。

 

 

即来自于卫庄的态度,也来自于身后陡生的那股气势。

 

 

刚刚佝偻着的老者挺直了身,腿不软了腰不弯了,整个人都透出一股仙气了。

 

 

只见他拍了拍身上的衣物,似有所感地叹了气,足下一点便跳了下去,还顺手折了根树枝子握在手中。

 

 

只听“咻”的一声,一石子大小的物什破空而来直袭老者面门,定睛一看却是卫庄一贯戴在手上的鬼谷戒指,如今却用来做了暗器。

 

 

那须发皆白的老者不慌不乱,细长的树枝穿过戒指的孔洞后随意玩了个剑花,那历代鬼谷子的象征便落在了手里。

 

 

这一手经验、反应、对时机的把握都炉火纯青,白凤突然觉得自己实在是幸运,没和这老者起正面冲突。

 

 

在他感慨时,下面的战局已经有了好几番起落了。

 

 

那老者不知何方神圣,靠着一根树枝便和卫庄势均力敌,隐隐还有占据上风之感。

 

 

围观的人越来越多,二人剑气的对抗也越发激烈,不少人的发型已经惨遭荼毒,但谁也不敢贸然上前。

 

 

那只莫名出现的白猫焦急地踱来踱去,“喵喵”地叫个不停,眼睛在两个人之间转个不停,小爪子探出又缩回……

 

 

好在这两人也没想打个你死我活,点到为止各自收招。

 

 

那老者扔了树枝一手负于身后,一手捻着修得型很好看的胡子,眼睛在一群人之间转了一圈,最后停在卫庄身上,问了句震慑全场的话,不多,就仨字:“聂儿呢?”

 

 

众人皆惊,这老者所问之人必然是盖聂,然在场辈分最高的逍遥子对盖聂都要客气客气称声“盖兄”,这老者……

 

 

只有卫庄,嘴角往上挑了挑,转头对着叼着他大氅下摆试图让他冷静点的猫,抬了抬下巴:“喏。”

 

 

猫咪大概没想到会有这么一出,原地愣了两秒后,略显迟疑地坐好,尾巴围着爪子圈了个圈,冲着老者乖巧的“喵”了一声

 

 

众人目睹了一个老者透着绝望的声嘶力竭:“我的徒儿啊!”

 

 

和闺女被不知哪来的狼崽子叼走的老父亲一样。

 

 

旁边的狼崽子一脸呵呵。

 

 

 

墨玉麒麟默默地站在一边,手里拎着串鱼不知该不该递过去。     

评论 ( 33 )
热度 ( 245 )

© 洛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