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梦一场(续接天九五十四集)

新郑紫兰轩,一个不应再此的男人面色凝重立于窗前。

 

 

“可都就位了?”

 

 

盖聂点了点头。

 

 

“呵,如此便好”男人的脸色和缓下来,转过身冲盖聂道:“这段时间有劳盖先生了。”

 

 

“在韩国叨扰也有些时日了,朕想要的也差不多到手了。”

 

 
——————————————————————
 

 

卫庄有不好的预感,这种预感来自剑客多次生死一线间成就的直觉。

 

 

这种感觉自嬴政来韩便有,近日越发剧烈。

 

 

为什么?

 

 

目前为止,韩国没有什么损失,流沙也没有,那为什么这种不安感始终无法散去?

 

 

他望向窗外,衣衫褴褛和绫罗绸缎交织在一条街上,一座城中。

 

 

一个熟悉却不应在这新郑的身影一掠而过,卫庄瞬间握紧鲨齿就要追上去。

 

 

不料“哗啦”一声,紫女脸色和语气少见的焦急:“秦国,攻韩了,而且……”

 

 

卫庄瞳孔骤缩,握剑的手绷到青色的血管清晰可见,语气尽管还保持着平静却透着股寒意:“而且什么?”

 

 

“韩国市面上的粮草,被人买走不少,兵器也有不少……被损毁了。”

 

 

紫女低着头,不敢看这个白发青年的脸色,直到卫庄命令她:“抬头。”她才看到青年满脸的肃杀。

 

 

“你没做错,”卫庄已经调整了数次呼吸,但胸口仍有团气盘踞,压得难受,语气亦是咬牙切齿:“是我们犯蠢了,是吧!师哥!”

 

 

紫女一惊,一白衣剑客已持剑立于紫兰轩中,正是前些日子和嬴政一同离去的盖聂。

 

 

“你出去。”

 

 

紫女应声退去,替屋中二人敛了门扉。

 

 

卫庄看着盖聂:“师哥上次来韩可是送了庄一份大礼,这次,又不知是为何而来?”

 

 

盖聂看着师弟:“小庄,你们太过在意我和王上了。”

 

 

一叶障目,不见泰山。

 

 

卫庄气得快要笑出来了。是啊,诚然这几片叶子够厚够大够分量,但终究只是叶子。

 

 

早该想到的!

 

 

一国之君微服私访跑到他国只为了见喜欢的书的作者?别笑掉大牙了!就算他国内有些许不如意,就算他身边跟着剑术超群的鬼谷弟子,堂堂秦王会傻到明知有人要对自己下手还……

 

 

除非都是做给人看的。

 

 

八玲珑是饵,李斯是饵,盖聂是饵,嬴政也是饵!

 

 

每个饵如此大,来得如此及时,一环扣一环。

 

 

什么受教,什么佩服,都是演给他们看的!

 

 

可笑的是,他们居然信了!

 

 

“这次攻韩,秦国的借口就是那个百越女人吧。”气到头,卫庄的语气反而恢复了平静。

 

 

“不错。”

 

 

“这次的点子,都是那日同师哥一道前来的吧。”

 

 

“是。”

 

 

“哼,”卫庄一声冷哼:“李斯这人,早就是嬴政一派的了吧。”

 

 

“确实。”

 

 

几番问答,室内陷入一片压抑的死寂。

 

 

胸中郁气越发重了,卫庄眼中如昆仑积雪冰封万里,最后竟还挤了个笑给盖聂,只是皮笑肉不笑的,显得很是凶狠,让盖聂觉得师弟可能想咬死他。

 

 

“庄受教。不过,”鲨齿骤然出鞘,直指盖聂的项子:“较量才刚刚开始,师哥。”

 

 

“噔”的一声,盖聂将青霜横于身前拇指将剑从鞘中顶出几分,恰好挡住了鲨齿的去路。

 

 

“不要掉以轻心。”盖聂面上依旧没甚表情,但眼底跃动着风发意气。

 

 

两柄利剑同时回鞘,“仓朗”一声清响。

 

 

“大人,九公子……”紫女停于门前,询问紫兰轩真正主人。

 

 

“让他进来。”卫庄的声音恢复了以往的不见波澜。

 

 

盖聂已然离去,他目光循着那道身影几个兔起鹘落消失于新郑城。

 

 

这次是我棋差一招,但是师哥,棋还没下完!

 

 

————————————————————

 

 

韩非的习惯到了这种时候依然不改,美酒佳酿,言未料秦王言而无信自罚三杯,话音未落手中酒器便被击碎,酒液撒了一身,湿哒哒的好不狼狈。

 

 

这一击击碎酒器却没有伤及执器之人,力道把握分毫不差,可见内力修为之深厚。

 

 

地上酒器的残尸似乎让韩非很受伤,这已经是他阵亡在卫庄手里的第三件心爱的杯子了。

 

 

他有些委屈地望向卫庄,卫庄眼里带着讥诮:“哪里无信?秦王何时来过韩国?又允诺了你什么?”

 

 

嬴政来这韩国,除却他们几个,天下又有谁知道?难道指望嬴政自己跳出来说自己去了韩国应了事又出尔反尔?

 

 

“韩国已经没有时间做梦了。”

 

 

 

 

盖聂回秦国复命时,嬴政似笑非笑地望着他:“先生那边忙完了?”

 

 

“是。”盖聂的话一向言简意赅,绝不对说一个字。

 

 

“啪。”嬴政扔了个竹简给他:“那便辛苦先生了,朕这里还有你要忙的。”

 

 

 

“那日公子非言预见自己的死亡,那就别让他等太久了。”

评论 ( 11 )
热度 ( 32 )

© 洛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