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与道


我又起名废了……

梅闪拉二闪狂王闪也青待成中,最终学业有点忙,不要急,都会有的,都是小甜饼,有的会有车,不要催我啊,我会写的……

@村民小灰灰  @丘比特的箭,不屬于我  @名字之类不重要  @_军旗下的誓言  @九曜

铁和血是男人的浪漫。

嬴政也莫外乎此,幼年的遭遇让他刻骨铭心,因此他从未在习武的道路上有过懈怠,也请了不少师傅指点自己。不过就像有人善于治国有人善于打仗一样,嬴政的天赋点似乎没有多少加在了武力值上,加上他请了师傅打算认真练的时候早已过了武学入门的最佳时机,所以这么多年锻炼下来基本也就是强身健体。

不过……

嬴政看着眼前这个比自己还小的少年,身姿挺拔如松,目光一派澄澈,一手负于身后一手执剑,光这么看都是一副严肃认真。

但你为什么是手捏剑尖啊?!孤好歹个比你高体型比你壮力气比……这个不好说,但孤也是和不少剑术名家学习过,这么多年坚持锻炼,就算你是鬼谷传人天纵奇才就捏个剑尖是不是太瞧不起人了!!!

嬴政忍耐着额角跳动的青筋,咬着后槽牙开口道:“先生……是不是握错地方了?”

盖聂一本正经地歪了歪头:“没有啊。”

如果在两千多年后,嬴政应该会选用一张暴走漫画fuck的表情让自己的内心情绪得到充分的表达,但现在他只能用实际行动——用剑狠狠地劈过去来表达内心的愤慨。

小看人也要有个基本法啊!孤可是你上司啊喂!给寡人重视起来!!!

“啪。”

盖聂侧身避了一下,手中长剑如学堂夫子的戒尺一样,打在了嬴政握剑的手上,看着轻描淡写,实则……

卧槽!好吉尔疼!

要不是估计面子需要,嬴政当场就要飙泪花了。

“先生……好剑术……”每个字都咬牙切齿,毕竟如果不咬紧后槽牙,他一定会因为痛喊出来。

那样太跌份了。

盖聂看着嬴政被拍肿的手,心道不好,他本来只想让嬴政剑脱手便可,没想到……劲还是使打了……

这就有点尴尬了呢。

盖聂眉尖微蹙,捏着剑尖的手指一松,青锋顺势贴着小臂滑下,剑柄正巧擦过掌心被一把握住。

还未成剑圣的盖聂抱剑行礼,对嬴政诚恳道:“使鸡司夜,令狸执鼠,皆用其能,上乃无事,王上所长并不在剑一道,也不应在。”

“哦?”嬴政握着被拍肿的手:“那盖先生觉得朕所长何在?”

“平天下。”

……

不算大的院子里一时寂静,只余清风拂过草叶“沙沙”声。

“寡人先前曾与多位先生,习书文、练骑射,所受教诲不下万言,”嬴政的声音平静稳重,一字仿佛有千钧之重:“不及今日先生三字。”

“不过寡人还有一事不明,望先生指教。”

“王上但讲无妨。”

“寡人于这剑道上无甚天赋,今后若是有狂妄之徒试图行刺于孤,孤该如何啊?”

“此为殿上护卫之责,也是在下之责,”盖聂将手中长剑插于地面,他走遍六国以求明君佐之,眼前这人便是他最终决定效力的对象,在这天下太平前,他不会让任何威胁侵入到这个人眼前:“王上只要在臣身后便是了。”

他对自己有信心,对手中的剑有信心。

“那孤的身家性命,从今,便交给先生了。”嬴政正色,以师礼拜盖聂。

一向淡定的少年此时脸上也不免显出几分惊色。

“王上这是!”

“如此一来,孤是不是也算半个鬼谷弟子了,小先生?”盖聂此时神色煞是少见,好几种情绪交织出少年人特有的鲜活生命力。

是嘛,这才像这个年纪该有的表情,一天到晚老板着脸像什么话,嬴政笑道:“先生在寡人宫中处理这些俗事,也该习惯下这些玩笑话了。”

盖聂觉得自己刚才可能拍轻了。

end

评论 ( 2 )
热度 ( 43 )

© 洛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