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日三餐之煲仔饭

 

现代背景,想到什么写什么,不知道最后会有几篇

 

 

减肥人群慎点,自制力差者慎点,饥饿人士慎点,点进来不要嚷饿本人概不负责(手动滑稽

 

————————————————————

 

 

 

 

人生在世,有三大难题始终困扰着世人。

 

 

这三大难题就是:早上吃啥?中午吃啥?晚上吃啥?

 

 

说简单也简单,说难也难,就着一顿饭二十来分钟的事,能让人巴巴地想一上午。从打开订餐软件,货比三家,同事讨论,各种条件,历经层层筛选最终结果才艰难地产生。

 

 

作为一代天之骄子,卫庄也被上述三个难题困扰着。

 

 

但作为一代天之骄子,卫庄和庸庸俗人不同,他直接找了个专业人士解决了这件事。

 

 

“师哥,中午吃啥?”

 

 

一代天骄卫大老板瘫在自家金丝楠木的沙发上,手机开了免提,眼睛直勾勾地望着自家大门。

 

 

“小庄你想吃什么?”温润的声音从手机的扬声器传出来:“我在超市看到有羊肚菌卖,你想吃煲仔饭吗?”

 

 

“可以。”卫老板对午饭表示了肯定:“你做的我什么不吃。”

 

 

这句话说得很骚,很撩,能让人小心脏“扑通扑通”的。

 

 

只可惜电话那头的人天生场面人心脏巨大,加上长期和卫庄同在一个屋檐下,对这些话毫不在意,继续这自己的话题:“……今天虾也挺新鲜的,晚上吃饺子还是馄饨?”

 

 

“饺子。”

 

 

“好。”

 

 

“早点回来。”

 

 

“嗯。”

 

 

卫庄伸了个懒腰,从沙发上起身,叼着还热乎的松饼进了书房准备办公。

 

 

另一边,盖聂在超市里挑了足够的食材,心满意足地开始准备午饭。

 

 

平时的大米饭淘米两三遍就好,但煲仔饭的要将水洗到较为清澈,将米上的淀粉去掉才可以,之后的步骤就和平常煮饭差不多了。

 

 

家里显然不会有煲仔饭专用的瓦煲,盖聂直接用的电饭锅。

 

 

趁着米饭煮制的时候,羊肚菌去根冲净,沥干水分纵向一分为二。起锅倒油,放一瓣蒜,油热后将菌子下去煎,不用彻底煎熟,能闻到菌香便好。

 

 

腊肠是盖聂自己灌的,就加了葱姜盐酱油等几味基本调料,不似港式那么甜也不像川味那么麻辣,自有一番鲜味。

 

 

一根肠一大半都被切成薄厚均匀的片,盛在盘子里,盖聂一手端盘一手拎了两根筷子,打开电饭煲盖子。

 

 

水蒸气迎面扑了他一脸,还没彻底煮好的米饭看起来如同熬得粘稠的稀饭,表面还在冒着小泡,腊肠和煎好的羊肚菌被依次码了上去,阖上盖子。在剩余的加热阶段,腊肠的油脂和菌的鲜味会逐渐渗透到米饭里。

 

 

还差个酱汁,盖聂拿了个两个锅,一个里面生抽老抽耗油和一点点蒸鱼豉油加糖,加水烧开加入几片姜蒜;另一个锅里烧开水撒一点盐将菜心和油菜焯熟。

 

 

打开电饭锅,水蒸气明显没有刚才那次多,肉香菌香一同冒了出来。

 

 

“能吃了吗?”被香味勾引有段时间,卫庄经历一番不算激烈的思想斗争毅然放下电脑里的数据图表,将这些工作交给自己年薪百万的下属们,让一年赚上亿的自己投身更符合自己身价的工作——关心自己的午饭中。

 

 

“等下,”盖聂把绿油油的蔬菜直接倒进了锅里,淋了些酱汁上去,拿铲子连菜带饭全都拌匀。

 

 

“还要拌之前摆那么齐整干嘛?”卫总裁对师哥这种耽误效率的行为习惯性“挑刺”。

 

 

“乐意,”盖聂拿铲子尖挑了点饭递到卫庄嘴边:“尝尝咸淡。”

 

 

卫庄嚼了嚼:“有点淡。”

 

 

盖聂又往里填了点酱汁拌了两下:“拿个垫放桌上,吃饭了。”

 

 

卫总裁等的就是这句。

评论 ( 15 )
热度 ( 92 )

© 洛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