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日三餐之舒芙蕾

卫庄的生活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慢了下来,从早上随便填个面包片手抓饼什么的,到现在早上悠悠哉哉和盖聂俩人找个茶楼,各种点心小馄饨,拇指大的煎包,一吃能吃到九十点。

 

 

如果接下去有什么需要他处理的大事,那他就要往公司去一趟;如果没事闲,就和盖聂逛逛菜市场,看见顺眼的就拎回家当午饭。

 

 

现在这个时节,是吃海蟹的好时候。

 

 

螃蟹从来就深得中国人餐桌的欢迎,海蟹吃肉,河蟹吃鲜,恰巧碰见有家螃蟹极新鲜,肉也瓷实,当即就捞了两只让人捆上装袋子里了。

 

 

卫庄还在避风塘和香辣口之间纠结,不想盖聂直接给了他一个措手不及:“小庄,你觉得这俩螃蟹做舒芙蕾怎么样?”

 

 

舒……舒芙蕾……

 

 

卫庄脑子里第一时间冒出来的是X利来在各公众号颇受好评的粉嫩嫩的玫瑰舒芙蕾,再看看袋子里这被绑着都显得张牙舞爪的俩货……

 

 

师哥的奇思妙想真是神奇。

 

 

卫总裁觉得自己是理解不了。

 

 

也不用理解,他只要负责品尝就够了。

 

 

想得到挺美。

 

 

这俩螃蟹蒸熟后带着一套装备就到了卫庄面前。

 

 

“不是说舒芙蕾吗?”这怎么直接就上了,姜醋汁都没有太糊弄了吧。

 

 

“对啊。”盖聂很认真:“把蟹肉拆下,我去弄别的。”

 

 

卫庄对着两只红彤彤的螃蟹,表情有些冷漠。

 

 

那厢卫庄剔着蟹肉,厨房里盖聂“咣啷”摆了个称出来,西餐不比中餐,对分量要求严苛,30克黄油下锅小火慢慢融化,不时晃下锅以防糊底,中间将将酸奶油和鲜奶混合。

 

 

待黄油彻底融化后加入面粉搅匀,再将刚刚的奶油鲜奶加入,和成糊糊。芝士擦成薄片加入,充分融合后加一小勺盐和四个鸡蛋黄,继续搅。

 

 

这声音真糟糕,卫庄一边吐槽一边啃了个蟹钳。

 

 

最后两个大螃蟹只剥出一小碗蟹肉。

 

 

盖聂看着这一小碗蟹肉,看看做贼毫不心虚的师弟,当下也毫不迟疑地将刚刚分出去四个蛋清搁到卫庄手里,还带了个蛋抽……

 

 

“师哥你这是……”

 

 

“打发啊,”笑得温润纯良的师哥一手拿着盛蟹肉的碗一手拍了拍卫庄结实的胳膊:“加油,可以的。”

 

 

不行,要憋不住了,盖聂一边将锅里混合好的糊糊拌入蟹肉倒到一个大碗里一边想,要不要告诉小庄蟹肉放多了舒芙蕾就起不来了,那些本来就是给他吃的?

 

 

透着股泄愤的意思的蛋白打发声让盖聂放弃了这个想法。

 

 

算了,到时候再说吧。

 

 

打发蛋白要点时间,可以先往模子里刷上点油,再倒入面粉蘸匀,打发的蛋白和蟹肉糊翻拌均匀后盛入模具,烤箱200度烤20分钟。

 

 

本着这种好东西不能悄么声在家独享的原则,卫庄贴心的发了个朋友圈。

 

 

今天卫总的朋友圈有两种声音,一种是“饿”,一种是“汪汪汪汪”。

 

 

前者来自单身狗,后者也来自单身狗。

 

评论 ( 10 )
热度 ( 90 )

© 洛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