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斧和豹叽

 

盖聂有毛病。

 

 

真的是病,还没得治。

 

 

剑圣鞠了捧水洗了把脸,水面倒映出的却是一只毛茸茸的雪豹舔了爪子在擦脸。

 

 

在盖聂看来。

 

 

虽然关于双亲的印象早已模糊不堪,但他依稀记得他们为自己请过大夫也请过大仙儿,但都没甚用。

 

 

后来这病也就不了了之,反正不耽误活,只要盖聂没事不乱说。

 

 

再后来,他们就死了,盖聂被师傅捡回了鬼谷。

 

 

鬼谷向来出奇人,盖聂这病搁鬼谷压根不算事——管他上面坐的眼前站的是人是狗,要么是有用的要么是没用的再不然就是要砍死的,无外乎这三类。

 

 

懵懂的小雪豹看着灰毛狐狸老神在在地捻了根胡子,有点想笑又立刻憋了回去,叼起自己的大尾巴认认真真的当好学生。

 

 

其实这样也挺有趣的,看着周围的各种飞禽走兽张嘴说人话,配合各种神态,比什么故事都活灵活现。

 

 

唯一不大好的地方就是他得时刻忍住并提醒自己不能暴露不能笑出来,导致小小年纪就表情不多。

 

 

不过对于鬼谷弟子,处变不惊是个好事,老狐狸对自己这个大弟子很满意。

 

 

见到卫庄的第一眼,盖聂就知道此人和鬼谷十分有缘,八成便是自己师弟,而不是师父随便捡的什么。

 

 

看这黑亮的皮毛,看这发白的纹路,这是鬼谷特产的玄虎啊。想他也见过不少飞禽走兽,但这玄虎却是头回见。

 

 

虽然还是只幼崽。

 

 

“聂儿,他是卫庄,你可以叫他小庄……”灰毛狐狸眼睛一眯做半仙状,开始给两个猫科弟子念叨鬼谷门规。

 

 

好不容易有个伴,小雪豹贴心的给师弟介绍鬼谷的种种,还试图给师弟舔毛,卫庄直接冲他呲了尖牙。

 

 

“鬼谷就只有这种?”卫庄看着那身服饰不可置信道。

 

 

“嗯。”

 

 

小玄虎“嗷”一嗓子深感未来三年可是有的熬了。

 

 

第二天一早看见那绿油油的一桌子,卫庄那有的熬的感觉又重了几分。

 

 

坐上座的老狐狸提点:想吃,就要自力更生。

 

 

鬼谷钟灵毓秀之地,其中动物也颇有灵性,行动更是迅捷无比,追上并解决这些生灵将其变为盘中餐也是历代鬼谷弟子考较武艺的一种方式。

 

 

只是他是个杂食偶尔有个鸡什么的就够了,大徒弟更是清心寡欲,他就忘了这事,也因此才有了这健康到让二徒弟瞠目结束的一桌子菜。

 

 

作为食肉动物,卫庄对肉的追求早就写进了基因编码,融进了灵魂里。

 

 

小玄虎嚼着菜叶,一遍又一遍地磨着爪子,决心身体力行捍卫食肉动物的尊严。

 

 

盖聂看着师弟略显凶恶的表情,就着小菜喝了口粥,垂下头稍加思索,当即明了——指望一只老虎吃素,确实不大现实。

 

 

选择性忽略了自己是只豹子。

 

 

话说狐狸也是吃肉的吧……

 

 

小雪豹歪头看了看师父,那这么长时间……

 

 

盖聂将目光挪向窗外,越过窗楹格格,几只鸟站在篱笆上歇息。

 

 

不如午饭就……

 

 

“扑棱棱”,鸟飞了。

 

 

——————————————————

 

 

 

问太太要梗的图片发不出来……有那啥的朋友私信我好……

 

抱歉

 

 

 

评论 ( 8 )
热度 ( 120 )

© 洛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