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斧和豹叽(二)

玄虎测试,盖聂觉得鬼谷规矩对患病的自己有些不友好。

 

 

廊道昏暗,一个晃神,那饿了三天的玄虎便和师弟的样子重合了起来,就误了时机。

 

 

过去无法挽回,未来尤可改变。

 

 

这次他误了时机,届时三年期满,他又该怎么办?

 

 

他的向往,师弟的野望,鬼谷的宿命,天下的纷争,苍生的沉浮……

 

 

狭窄的室内血腥味渐浓,雪豹叼起尾巴卧在原处,神色复杂地望向屋顶。

 

 

——————————————————————

 

 

师哥在干嘛?

 

 

卫庄无聊地坐在屋檐下,旁边的老狐狸眼瞅着就要迷瞪着了。

 

 

估计是两个都想救吧,依师哥那性子。

 

 

这场比试,是我赢了。

 

 

长开点了的玄虎把同类脑袋当球一样拨弄来拨弄去。

 

 

盖聂一出来看到的就是这槽点满满的画面。

 

 

快住手吧,人家脑袋比你脑袋都大。

 

 

鬼谷子判了他负,优柔寡断是纵横家大忌,事关一人的决断都过不去,将来关乎天下的决断又怎么下?

 

 

还有的要学啊这俩徒弟。

 

 

老狐狸扫了扫尾巴,吩咐下去晚上吃鸡,去林子里抓。

 

 

这是已经快成仙的鬼谷子难得的看走回眼。

 

 

这大徒弟决心一定断得比谁都快比谁都干净利落。

 

 

已经长出漂亮花纹的雪豹轻巧巧地越上树梢,头也不回地离开了生活了三年的鬼谷。

 

 

厚实的爪垫让他走得悄无声息,优雅自如地穿梭在枝头,密林提供了天然的遮蔽。

 

 

他要去他的山巅了。

 

 

到时候师弟会怎么样呢?他抬头望向天际明月。

 

 

会是一方霸主,各种能人异士效忠麾下吧?

 

 

盖聂想象了一下,前一秒群英荟萃,下一秒就成动物开会了。

 

 

算了,不想了

 

 

————————————————————

 

 

卫庄发现师哥不战而别时已经晚了。

 

 

“吼!”

 

 

乳虎啸谷,百兽震惶。

 

 

卫庄咬着后槽牙,握紧了手中三尺木剑。

 

 

师哥!你等着!

 

 

还没完全成年的玄虎前爪刨了刨地面,奔出了山谷。

评论 ( 9 )
热度 ( 93 )

© 洛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