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常

接上文,链接如下

 

http://luoxuan103.lofter.com/post/1d2b1ff2_129ad49e?sharefrom=lofter-android-5.9.8.1&shareto=qq

 

 

 

时隔多年,罗天大醮在龙虎山再次办了起来。

 

 

“诶,听说了吗?罗天大醮又要开了。”

 

 

“这还能没听说,上次这会上可是前前后后不少奇人奇事,有意思的紧,不知道这回有什么?”

 

 

“别说,上次还没开始就有了张楚岚那个炁体源流,这回啊,哼哼……”

 

 

“哼哼啥哼哼,怎么回事,快说来听听。”

 

 

“这龙虎山的天师府,这回啊,出战的是个女娃娃。”

 

 

 

 

“上去之后,尽力而为便好,不必强求什么名次,知道了吗?”

 

 

龙虎山天师府正一派祖庭,张灵玉正给一个小女孩扎头发,小丫头未满十岁,但已经可见将来的出尘之姿,坐在小椅子上乖乖巧巧端端正正,声音甜脆地答了声:“好。”

 

 

荣山欣慰的点了点头。真好,这孩子继承的是小师弟的基因不是那个不要碧莲的,真是太好了。

 

 

“小师叔!”说曹操曹操到,张楚岚的天分不低,这几年腥风血雨里摸爬滚打进步神速,话音刚落这人就蹿到了张灵玉身后一把把人搂进了怀里。

 

 

荣山师兄的脸开始发黑。

 

 

“啪。”揩油的手被一巴掌拍到了一边,荣山师兄的脸放晴了不少。

 

 

“宝儿姨~”晃着两只藕节似的腿的小丫头不管自己被拍到一边的爹,张开两只小胳膊冲手提铁锹肩绕麻绳头发胡乱披散着的冯宝宝要抱抱。

 

 

“别动,还没梳好。”

 

 

“唔……”头发扯动头皮有点疼,小姑娘一感觉到立马乖乖坐好,就是眼里多了点委屈。

 

 

“放心,你的名次,低不了。”冯宝宝蹲下身,看着这个龙虎山新一代天师亲自给梳头的女娃娃,一口方言透着蜜汁自信。

 

 

“那是,我张楚岚的闺女名次再低能低到哪去?”刚刚被拍到一边的人这会显然已经活了过来,脸上的神色看起来应该说是神采飞扬但看着他的神色,让人只想说一句不要碧莲:“再说了,这不是还有宝儿姐您呢吗。”

 

 

冯宝宝扛起一边的铁锹,背上麻绳,比了个“OK”的手势。

 

 

张灵玉一头黑线。

 

 

当年你那点光荣事迹能别老拿出来现眼了吗?

 

 

张灵玉迅速给小姑娘扎好辫子,然后一边挂着得体的笑伸出手,十分自然的接过冯宝宝手中的铁锹、挂肩上的麻绳:“有劳了。”一边轻轻拍了拍小姑娘的背:“去,和你宝姨玩。”

 

 

“好。”小丫头很开心,宝姨会带她上树下河百无禁忌,龙虎山周围这一大片林子可有的玩了。

 

 

看着很和谐的画面,张楚岚感到了一丝不对劲,闺女出去玩……宝儿姐带着……再看看张灵玉的表情……

 

 

这是家暴来临的前奏啊……

 

 

张楚岚当机立断:“这种事就不劳烦宝姐您了,我来就……”

 

 

“好”字卡喉咙里还没出来,两只手就“啪”的一声,分别按上了他左右两个肩膀。

 

 

一只手从他身后来,主人是张灵玉,水脏雷的阴气已经弥散开来。

 

 

一只手从前方而来,主人是冯宝宝,它的主人和张楚岚说:“男人,就是让婆娘打的(地音)。”

 

 

这是冯宝宝从狗娃子他娘那里总结出的一个真理。

 

 

今天的宝儿姐,依旧机智得一匹。

评论 ( 3 )
热度 ( 107 )

© 洛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