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二代女友的曾经

没有肉很不ABO的现代ABO

 

原创人物有

 

有私设,看完前半段觉得接受无能者就不要往下看了

 

 

陈霭认识卫央这么多年,一直觉得她是个乖乖女。

 

 

直到大学party玩得太嗨,热爱烹饪旅行、笑起来嘴角两个小酒窝的女性omega提他挡了至少半斤白的,七八瓶啤的,他才觉得事情有点不大对。

 

 

他们回到公寓,躺在小床上,听熟练地点了根烟的卫央,讲她过去的人生。

 

 

卫央出生后,她老爹和她爸的第一句话是:“还砍死我吗?”

 

 

补充:卫央老爹,姓卫名庄,黑白通吃,能力极大,通常情况下一个打二十个不成问题,是一个十分成功的alpha;卫央她爸,叫盖聂,是她老爹同门师哥,属于不通常情况,是一个十分不典型的omega。

 

 

她爸一向温和,当时的情况,有些特殊——

 

 

盖聂生卫央的时候,不管是他还是卫庄,都没有经验,只好一边叫医生一边求助于万能的百度。

 

 

当时也是没办法,卫庄一手握着盖聂腕子一手拿着手机照着百度念,不知是紧张还是怎么的,念得还挺有语气,和中小学生朗读课文似的。

 

 

在盖聂听来就和小学生课间疯闹的声一样,平时他性子好没什么,今天这吊着催产素硬生生扛了半天,背下的床单被汗浸湿了一片,实在是烦心得不行。

 

 

“闭嘴……”

 

 

“师哥你听下,说不定……”卫庄不想放弃。

 

 

“闭嘴……”盖聂的声音很虚,但不是为什么透着股凶狠:“生完我就砍死你……”

 

 

卫庄不说话了。

 

 

砍死你这种话,他听得多了,压根没往心上放过,毕竟那些人抱团都打不过他一个。但如今说出这话的是盖聂,语气前所未见,神色很是认真,卫庄不得不慎重。

 

 

毕竟盖聂要是真想砍死他,他真会玩完。

 

 

虽然盖聂也讨不了什么好……

 

 

赶来的医生护士一边熟练地将人送进产房,一边向家属解释这些都是正常现象,都是因为疼啊到时候好好陪陪就没事了balabala,还给卫庄举了好几个生动的例子向说明盖聂这样子已经算好的了,毕竟好多人这时候已经各种“cnm”漫天飞了。

 

 

不,你们不了解他,这可是用一根铅笔干掉三个彪形大汉的omega,不能以常理度之……卫庄坐在走廊的椅子上,思考着待会要怎么办。

 

 

这个人说到做到,而且真能砍死他。

 

 

所以等医护人员告诉他可以去看人的时候,他格外小心翼翼,尤其是看到盖聂边上的小柜子上还放着个削水果的小刀。

 

 

于是就有句那非同凡响的:“还砍死我吗?”

 

 

——————————————————

 

 

这段讲完卫央有点渴,陈霭利落地低了杯水,恭候大小姐一饮而尽顺手将烟摁灭在纸杯里,以一种阅尽人世间的沧桑口吻继续开讲。

 

 

卫央在家一直特别受宠,是典型富养起来的,除了天上的星星月亮,基本要啥有啥。

 

 

幼儿园的时候,做后面的小男生手欠,没事就揪她辫子,被瞪也不知道收手反而变本加厉,拽下好几根头发惹急了小丫头,几个小孩就这么打成一团。

 

 

卫央愣是没输,虽然头发散乱地不行,但几个小男生都被打得哭出来了。

 

 

“这可能就是遗传吧。”卫央又给自己点了根烟,淡淡道。

 

 

那次请家长是卫庄去的。

 

 

去了就坐幼儿园沙发上,听几个男孩家长吵闹。

 

 

等他们哭嚎完了,一人前面扔了一张卡,揽过眼眶里金豆打晃的闺女,当着人家长面指着人孩子:“记着,下回碰上这种,往死里打。”

 

 

“那一刻我觉得我老爹巨帅,帅得没边。”卫央说着,弹了下烟灰:“不过他刚帅完,我爸就到了,就因为那句话,回家他差点被往死里打了一回。”

 

 

“后来吧,我就跟被打通了任督二脉似的,和人打架从来没输过。当然,也不是我真想打,是他们路上堵我要我交保护费,我不想给,他们就要打我,我就只能还手了。”

 

 

“就这样,等上了高中,我都没反应过来呢,就成了我们那片社会青年的大姐头了。高考完我过生日,全城的社会青年,都来酒吧给我祝寿来了。”说这句的时候,卫央脸上闪过一丝怀念。

 

 

“然后我老爹也来了……”

 

 

————————————————————

 

 

酒吧里灯光昏暗,各种彩色光线飞来飞去,在人群中穿梭。

 

 

这种地方,卫庄那头白发反而不显眼了,酒吧老板一溜小跑到大boss跟前点头哈腰。

 

 

“……卫老大,我们这也是没料到,您千金会来我们这……”

 

 

老板还没说完,卫庄已经闪进人群,七拐八拐进了最中心,一把揪住和人对瓶吹的卫央,劈手躲过那瓶酒扔到了地上:“长本事了啊!”

 

 

酒瓶摔在地面上,“啪啦”一身脆响。

 

 

一众混混这才回神,仗着人多和酒精开始叫嚣:“哪来的敢对我们卫姐不敬?!”“知不知道我们卫姐是谁?!”……

 

 

一边叫,一边开始踅摸酒瓶凳子。

 

 

酒吧老板快要给他们跪下了

 

 

“别……”卫央别拎在半空,努力伸起只手:“这是我……”

 

 

“喝啊啊啊!”一个明显喝高了的混混举起手里的易拉罐,大吼着朝卫庄拍过去,估计是把空罐当板砖了。

 

 

“嘭!”

 

 

混混倒下了。

 

 

被灯光染成迷幻色彩的酒液从他脑袋上流下,玻璃的碎片在空中四散开来,那一刻在场众人仿佛进入了《黑客帝国》,见证了子弹时间。

 

 

剩下的半截酒瓶边缘带着锋利的裂口,被握在一个黑发人的手里。

 

 

酒吧老板真的跪下了。

 

 

这是天要亡我啊,这生意没法做了,一晚上惹了俩大佬……

 

 

黑发人是盖聂。

 

 

这一手震撼了在场所有小混混,他们众目睽睽,看着这个突然出现的人干掉了他们中的一个,然后淡定地拎着凶器,拉过一把椅子做了上去,手里瓶子一指他们的卫姐:“说。”又指向提着卫姐领子的白发人:“怎么回事?”

 

 

“爸……”卫央酒喝多了嗓子有点沙。

 

 

“她过生日。”卫庄手一松,顺便给自己也拉过把椅子坐下。

 

 

“过生日?”盖聂扫视周围一圈五颜六色的奇型怪发奇装异服:“这儿?”

 

 

……

 

 

不知道那个方向先出了声:“……对,过生日,我们都是给卫姐祝寿来的,祝寿来的……”

 

 

有人起了头,剩下的自然随声附和,大姐头的父亲,身手还贼6,混混们收起痞气,脸上堆起笑,拿着手里剩下的酒准备敬这二位大佬。

 

 

“卫姐?”盖聂眼神一变,看得卫央鹌鹑的心理更强烈了:“祝寿?”

 

 

药丸啊,爸都被气笑了……

 

 

“当时我觉得我爸可能直接把我押局子里。”

 

 

“然后呢?”

 

 

“然后条子来了。”

 

 

说时迟那时快,只听外面一声:“都不许动!”

 

 

荆轲带着一队人风风火火地闯了进来。

 

 

当即就有混混原地抱头蹲下了。

 

 

“都别动啊,干什么呢你们这儿?”比起警察,荆轲更像个混混:“聚这么一大帮,要干什么啊?”

 

 

“过生日。”盖聂手里半截酒瓶子一扔,答道。

 

 

“啊?!”荆队长循声往人群中央一望,脑袋当即就有点愣:“过、过生日?这儿?”

 

 

“闺女大了带出来长长见识。”

 

 

“……你们家长见识的方式真是不一般……”

 

 

“要你管。”这是卫庄,他想削荆轲不是一天两天了。


“后来呢?”

 

 

“后来?后来我老爹和我爸把人打发走拎着我回家了。老爹说我有他当年风范被我爸一胳膊肘怼胸口了。”

 

 

陈霭觉得,自己将来的女婿生涯,可能会有点难。

评论 ( 16 )
热度 ( 127 )

© 洛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