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个性后平常的一天

爆豪中个性性转

有沙雕成分

tag按习惯打的,有问题的话请私信

————————————————————————————

雄英高中,英雄培养基地。

这届一年级A班,命途多舛;爆豪胜己,尤其多舛。

被敌人盯上,中敌人个性,被敌人掳走,十次里面八次半都是他,所中个性都无比奇特,要是对个性能产生抗性,那待爆豪雄英毕业之时怕是已然百毒不侵。

话说这日爆豪同学同往常的每一天一样走进教室,啥都没说没做就见八百万兜头一张厚布罩了下来,几个女生顺势一围,把挣扎着准备掀布而出的爆豪像扛雕塑那样准备把他扛出去。

一看就是准备多时精心排练过的。

“抱歉,老师,我们觉得中了敌方个性的爆豪同学需要一些女生的自觉。”

看,时间和说辞都安排的恰到好处。

“放屁!老子才不需要!”已经快炸掉的爆豪一把挣开周围的女生,掀开厚绒布,一脚踩在旁边桌子上宣布:“就你们能想到的那点准备老子早就做过了!”

不信。

这两个大字赤裸裸的写在教师里所有人的脸上。

爆豪胜己很气。

为了证明自己说过的话,他,不,她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一把攥住制服裙角,掀了起来。

这一刻,她是电她是光,她就是峰田濑吕等人唯一的神话。

切岛常说:“爆豪真是太爷们了。”

对男生一向没兴趣的峰田在这一刻终于体会到了切岛所言不虚——男人嘛,有朝一日变成女人,首要的当然是给兄弟们爽爽了。

爆豪,之前,是我没有正确地认识你,现在,请允许我向你致以崇高的敬意!

啊!女生的裙底,那溢满芳香的圣洁神秘之地,回事什么样的呢?象征少女的粉,神秘高雅的紫,纯洁无垢的白……三角?四角?蕾丝?纯棉?还是……

纯棉四角无装饰安全裤……

艹!

峰田关于女生裙底的所有幻想,就这样被无情地轰杀了。

“看来确实做过功课。”相泽老师下了结论:“但还是要补习。”

毕竟证明的方法完全不对。

职业英雄橡皮檫扫视了一圈班里,A班上午的课程从鬼知道怎么上的英雄培训课变成了青春期生理卫生课,教学方式以视频播放为主,学生观看为辅。雄英教师相泽消太钻进自己的睡袋,在讲台上用最纯天然无公害的方式修复自己的黑眼圈。

讲台下面的学生纷纷跟随老师的脚步——生理卫生教育片太无聊了,大家闲得没事也没不想写检查。

爆豪胜己也在其中,三又二分一天后,他,呸,她和A班的男生会意识到错误。

————————————————————

就算出了些许事故,雄英的课程也不会停止进度,A班的各位还是要在各种不同的环境里和同学相互拳打脚踢。

就算变成了女生,爆豪胜己也不是班里的女生们能招架得了的存在,她扭头在男生里扫了一圈,以上鸣为首的大部分男生条件反射得缩了缩脖子。

切,没用的废物。

视线最终定格在红白分明的脑袋上,“喂,阴阳脸混蛋,”他拇指往边上指了指那一大片空地——这算是最适合焦轰冻能力发挥的场所:“和老子练场。”

呼——

一众男生松了口气,太好了,能活下去了。

体育祭决赛被放水让爆豪耿耿于怀,在之后的时间里他一直试图在各种方面和轰焦冻较个高下,这种直接打一场的机会他当然不会放过。

对胜利的渴望超过了一切,爆豪胜己随即把这几天小腹微妙的下坠感抛到脑后。

结好组的同学分散到不同场地进行对练,把这一整片区域留给了两个拥有大规模杀伤性个性的同学。

晶莹的冰山拔地而起,爆炸的轰鸣伴随火光冲上穹顶。

对,就是这样,把你的能力,通通的!毫无保留的!给我使出来吧!

爆豪对于战斗得心应手,他的天分与生俱来,和很多人对战斗有恐惧心理不一样,他能享受战斗,享受血与硝烟,享受肾上腺素带来刺激,享受肌肉收缩又舒张的爆发感,至于之后的什么赞美、光环、荣誉,那都是附赠品。

我要的,是彻底的胜利!

轰焦冻就同他的个性一样,总能点起爆豪的战斗欲望,然后狠狠地往上面浇冰块。

他又一次停下了自己的个性发动。

纳尼?

“喂喂,你这家伙,搞什么鬼!”

“不会天真到,以为不用个性就能打倒我了吧?!”

轰焦冻摇了摇头。

“那你这他妈是几个意思啊!!!混蛋阴阳脸!”

“爆豪,你流血了。”

“放你妈的屁!就你那……”

“真的,”焦轰冻难得的打断了爆豪的发言,同时手飞快的在对方两腿间抹了一把,在还没被骂变态么你之前,把手张到怒气冲冲的同学面前。

诶……

沾染上红色液体的手掌还散发着些许腥味。

我……什么时候……

因为被对手轻视而愤怒的头脑开始冷静下来,体表皮肤终于感受到冰山散发出来的寒意,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他也意识到身体的不对劲,好疼……

下腹的位置有把刀子片烤肉似的把腹腔里的肉搅得稀巴烂,他都能感觉到血从某个通道涌到体外。

没错,是涌,不是流。

这种诡异的疼痛让爆豪忍不住开始发抖,纯靠一口气才撑着自己没倒在地上。

爆豪状态不对,这显而易见;但为什么会突然流血呢?据他所知班级里没人有这种个性,是敌人的个性吗?那为什么现在才发动?刻意控制了时间试图伪造成班级训练导致的吗……轰焦冻一时想不出答案,但眼下最要紧的是控制爆豪的情况不恶化下去。

顾不得对方那张说不出半句好话的嘴,轰焦冻将人打横抱起,无视爆豪咬着牙根尽管语气凶恶但毫无威慑力的“混蛋”“傻逼”“放老子下来”找到了班主任相泽。

相泽首先肯定了轰焦冻的行为,然后叫停了练习,把学生押回教室,播放起生理卫生教育片。

这回,要写感受。

不好好完成老师布置的任务的学生必须要受到惩罚,熟练钻进睡袋的相泽老师露出阴森又不失和善的微笑。

————————————————————

生理卫生教育片很无聊,精力过剩的青春期少年对此完全提不起兴趣。他们本该在设备精良的场地肆意锻炼个性,在夕阳下挥洒热血,那是他们正当年的青春。

“可恶啊……”

无聊气氛肆意蔓延的教室,不知谁先起了个头,瞬间便如在干燥的草场上擦出的一个火星。

“就是啊,我们凭什么要看这种东西还要写感受啊……”

“好无聊的说……”

“小声点啊,不然相泽老师听到又要加重了。”

……

在一片叽叽喳喳声中,峰田的喟叹是那样的与众不同,只见他翘着腿,一手托腮,眼睛斜向上望着教室天花板,几缕血丝混杂在眼白中,整个人笼罩在着一股云淡风轻和幽怨执念混杂在一起的诡异气场里:“我……”

“也想摸女孩子的大腿内侧啊可恶!”

教室瞬间安静了。

“真没想到轰焦冻是这种人。”

醒醒吧,少年。

“他们两个人在医务室,绝对会发生那种事……”

说清楚,哪种事?

“可恶,为什么不是我……”

有本事你就上啊!

对爆豪都敢有那种想法,峰田实,真是个可怕的男人啊。

——————————————————————

医务室,轰焦冻手捧一杯滚烫的红糖水,看着爆豪胜己抱着热水袋蜷在床上,额头上流下黄豆大小的汗珠,面色苍白气若游丝,忍不住开口道:“爆豪……”

“老子不喝。”

“你看起来很不好。”

“老子知道。”

“你一直在流汗……”

“……热的……”

不好,真的不好,爆豪都不骂人了,看来问题很严重。

说什么也得让他把这玩意喝下去,轰焦冻下定决心。

这药闻起来非但不苦,还有点甜,也不知道爆豪为什么不肯喝,生病喝药不是很正常吗?

“爆豪,不喝药病是好不了的。”

“这是他奶奶个腿的病……”

完蛋,好不容易有骂他的力气了,结果又开始说胡话了,轰焦冻觉得这病真不是躺在床上喝杯甜水就能解决的,他决定先观察下症状再把治愈女郎找回来。

“爆豪,你……”

“你烦不烦啊阴阳脸混蛋!”爆豪胜己拍床而起怒喝一句,第二句还没出口便又倒回床上,本来颇有气势的“有本事来打一架啊”变成了语气闷闷的撒娇。

靠,真tm疼!真丢人!——这是爆豪内心。

有,有点可爱——这是轰焦冻内心。

但轰焦冻很清楚,他要是真按心里想的说了,爆豪就是疼死在这医务室,也要先把他炸进殡仪馆,所以他决定换一种委婉些的说辞并辅以行动——他伸出手,坚定有力地把爆豪摁在床上。

“我不会和你打的。”

“你应该很清楚自己现在的身体状况吧,这种情况下你觉得你能赢我吗?”

无视爆豪胜己已经气到牙痒痒的扭曲表情,轰焦冻一本正经的继续道:“你现在要有女生的自觉,来,把药喝了。”

“……”爆豪看了看摁在自己胸上,把馒头生生摁成面饼的手,一瞬之间无语到头脑没跟上趟。

“你倒是也有点老子是女生的自觉啊……”

“我有,你快点喝药。”

“你有个屁!”

……

呵,年轻人。

评论 ( 8 )
热度 ( 167 )

© 洛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