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杀了他



爆豪胜己很强,个性很强,头脑很强,各方面都很强,加上对胜利的可怕执着,雄英体育祭的头名,没有人对他日后会成为大放异彩的英雄抱有疑问。


轰焦冻也是这么想的,所以他看着那个躺在地面,身下血迹不断氤氲开的人,一度以为自己在做梦。


他的同学,甚至连临时的英雄执照都还没拿到手,就……


这怎么可能!


开什么玩笑!


他急急忙忙地冲过去,想着先给同学止血,再说点什么。


爆豪前所未有的狼狈,战斗服烂掉了一大片,鲜红的血肉乃至泛白的骨头都暴露在空气中,碎掉的冰碴、土块还有金属碎片点缀其上。


“爆豪……”轰焦此刻冻无比嫌弃自己的语言能力,嘴唇抖了半天也只吐出两个字,“撑住……”


那个人没有骂他,只留下浅得不行的呼吸声,浅到能听到生命流逝的声音。


“醒醒……救援马上就会来,撑……”


骂我啊,骂什么都行,醒醒啊。


“喂喂!你们…你们是英雄吧,难道不是应该先把我们送出去吗?”


“就……就是啊,英雄就是要救助平民的对吧……”


“闭嘴!”轰焦冻的声音阴沉的能让常暗的黑影暴走,如果不是这几个……


如果不是这几个……


爆豪怎么会变成这样……


有手有脚,没有受伤,见到他们甚至还有骂他们来得太迟的力气,却从没想过自救;知道敌人来袭,不知道赶紧离开战场,只知道对他们大喊大叫;现在又……


除了添乱,这群人还干了什么!


寒冰逐渐覆盖上地面,冷静的头脑里燃烧着愤怒的火焰。


倒是爆豪拉住了他。


那只手湿不拉几的,一点劲都没有,还在轰焦冻裤脚上留了脏兮兮的印子。


“傻逼吗你……”手的主人还要骂他。


蔓延的冰面停下了,几颗水珠落在上面。


“哭个屁啊难看死了……”


爆豪胜己声音太轻了,一点都不像平时的他。


没关系,都没关系,轰焦冻想,他攥紧爆豪的手,所有的话到了嘴边都变成两个字:“别死。”


别死,求你。


他的同学露出了熟悉的不屑一顾的表情,带着点不熟悉的释然。


这表情一边点也不爆豪。


爆豪胜己看着天空,看着轰焦冻,情绪比泪珠掉个不停的轰焦冻稳定多了。


他张嘴,咳出一嘴血沫,费劲巴拉地把手抬高,攥住轰焦冻的领子,把人拉向自己,对着那张涕泗横流都帅得不行的脸露出了一贯嚣张的笑。


“告诉那条死鱼,老子不伺候了。”


轰焦冻心底冒出丝凉意,泛着点黑。


爆豪絮絮叨叨和他说了好多,边说边往外咳血。


他告诉他别着自己性子做事的感觉难受得要死,告诉他这考试有病,都tm有那么些这专精那专精的还要人大包大揽,告诉他他觉得这次救援的那几个都tm是垃圾除了添麻烦屁都不会,告诉他其实同班同学就是欧尔麦特指定的继承人,告诉他:“我不服……”


我不服那既定好了的结果,我不服就这样死在这。


可不服又能怎么样呢?


那几个垃圾还在骂骂咧咧的说着他们的不是,哪怕这个救了他们的男孩和他们孩子差不多大,有着无限光明的未来,哪怕他血还在流,留了一大片,就快要死了。


————————————————————————————


救援最后还是来了,一并来的还有雄英的老师和排名第十的英雄暴虐杀人鲸。


带着两张临时英雄执照。


轰焦冻看着那张执照,抬手把它打到一边,在一片错愕的眼神中,把正在接受包扎的几个救助人脑袋狠狠地摁到地上摩擦。


看着地上散开的血迹,轰焦冻觉得爽到不行,被一干反应过来的职业英雄拉开的时候他还有点小遗憾。


他梗着脖子对想教育他的职业英雄说:“爆豪是被谋杀的,”反手一指:“就是他们。”


比起他一贯的形象,这幅样子更像爆豪胜己。


欧尔麦特作为英雄模范,给了人们希望,也滋生了一群蠹虫,大包大揽的后果是养出了一堆巨婴。


反正有英雄,等着就好了;反正有英雄挡着,看看热闹也无所谓;反正有英雄……


我们弱,所以我们要被保护,所以我们心安理得,一步一步变成“废物”,一步一步得寸进尺……


就是这群蠹虫和巨婴杀了他的同学,不是什么敌人!


曾经眼中寒冰笼罩的轰焦冻又回来了,他听着老师和前辈说爆豪胜己为了救人牺牲十分伟大,很英雄,值得怎么怎么样心说放屁,没那群家伙拖后腿爆豪决不至于死,这死既不英雄也不伟大,只有憋屈。


爆豪应该是雄英的优秀毕业生,够写校史里的那种,解决一大堆事,给社会纳大把税,让敌人闻风丧胆,平安退休或者战死沙场,总之不该是这样。


最后是一直沉默的相泽把周围一群人清空,捡起被打到一边的执照,递给轰焦冻。


两张。


“老师,”轰焦冻说话已经带上了鼻音:“他不该这么死。”


相泽消太说我知道。


“他是被害死的。”


相泽消太反问他:“要是爆豪会怎么做?”


轰焦冻用力抹了两把脸,试图把脸抹干净点,接过执照塞进了兜里。


相泽拍了拍他的肩:“回去吧。”


——————————————————————


社会是健忘的,失去一个天才少年这事很快就揭了过去,世界又迎来崭新的一天。


A班也要面临接下去的学习,轰焦冻冷眼扫过班里的同学,大家都在商量要报哪个事务所实习。


他逮空问过绿谷,曾经帮他开解心结的少年告诉他自己会连爆豪的份一起努力,成为最好的英雄,让这种事情不再发生。


“什么事情?”


“会让人们受伤的事情。”


“是吗……”这个人们里面,都包括了谁?


轰焦冻抬头望了望天:“你的实习,是欧尔麦特推荐的吧?”


“诶!轰君你怎么知道?”被捅穿秘密的少年一脸的窘迫。


“猜的。”轰焦冻说。


爆豪,你知道吗?我总算有点理解我那个混账老爸了,那口气憋在喉咙里上不去下不来真是让人无法忍受;


欧尔麦特做了很多,但新产生的问题他已经解决不了了,而我还有的是时间;


爆豪,我也不服。


指甲在手心掐出了血。


评论 ( 5 )
热度 ( 96 )

© 洛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