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豪那家伙居然搞援交

雄英的高中生活充满了各种惊险刺激,高一下学期的开始就是从敌联盟掳走爆豪开始,索性下学期整体还算平静,能让他们回家过个好寒假。

啊,明天就要开学了,其实学校也挺好呢,有漂亮的女生……

峰田实从便利店走出,看着刚买的烤年糕,白花花,软绵绵,像极了八百万的……

啊,好想摸八百万的大……

“呼”,只见一辆黑色的轿车从他身边掠过,带起一阵嗖嗖的凉风,哪怕身上裹着厚厚的冬服,也挡不住寒意穿过衣料渗到皮肤之下。

峰田实扭头望过去,车看着普通,大众得不行的黑颜色,但那块不算大的车标还是刺痛了平凡高中生峰田实的眼睛。

该死的有钱人!他不禁想要弯腰捂住自己不算坚强的小心脏。

诶,那是……

余光扫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那头四处乱炸辨识度相当高的嚣张发型,不就是他的同学额爆豪胜己吗?

一想到爆豪,峰田实感觉更难受了,他的这个同学长相端正学习好个性强还勤于锻炼严于律己……仅限锻炼方面,总是除了那个被誉为下水道煮屎的臭脾气,各方面都相当优秀。

就是脾气实在太臭了!!!

就在他吐槽的时候,一个身形修长穿着风衣的男人从车上下来,似乎想跟爆豪说些什么,但爆豪明显不想搭理他,整个人就像要被洗澡的猫一样紧绷。

然后没聊两句,爆豪就上了那个男人的豪车,奔向远方,徒留峰田实在冷风中吸着尾气,原本暖呼呼的烤年糕也凉了,又硬又粘牙。

但峰田已经不在乎了,他的头脑飞速运转,分析着刚刚看到的事情。

一个是成年的有钱男性,开着豪车,一个是未成年的高中学生,长得好看,两个人看上去认识但不是很熟,简单说了几句,上了一辆车……

这难不成就是传说中的,援交!

爆豪那家伙,原来会为了钱做这种事的类型啊……

他掏出手机,给自己的同道好友上鸣去了条信息以舒缓这个信息带来的惊愕:刚刚,我看见爆豪援交了。

上鸣回得很快,大概是比较闲的缘故,内容是一连串的叹号和问号以及对峰田脑子的诚挚问候:终于疯了吗?

峰田怒回:我亲眼看到的!!!

证据呢?上鸣问。

你给我等着!

峰田实扔下烤年糕,拿出雄英锻炼一年的成果追着远去的豪车撒腿狂奔,一路呼哧带喘,一直追到市中心豪华大酒店门口,也是多亏了市中心繁华车多人多红绿灯多,不然他还真未必追的上。

那个风衣男搂着爆豪的腰往酒店里面走,爆豪也没怎么反抗,就是拿手扒拉了两下腰上那只手。

看看!我说什么来着!

峰田拿起手机发泄一般地连拍了十好几张,蹲在路边美化植物后面全都发了过去。

怎么样?够不够?!

如果不是怕暴露他真想大笑三声以表达对上鸣的不屑,居然敢怀疑我的判断,打脸了吧。

傻X你发错地了!!!被不屑的上鸣飞速回道。

???

峰田低头一瞅手机,班级群已经炸成一锅粥了。

——————————————————————————

为了保证生命安全,A班众人按捺住吃瓜的急切心情,一致刷屏刷出几百条然后悄咪咪建了个没有爆豪的群,尽情发散脑洞。

第二天爆豪一进班就觉得不对劲,十好几对黑眼珠子齐刷刷盯着自己,脸上一副“没想到你是这样的爆豪”“爆豪你怎么能这样”“有什么事说出来大家一起想办法解决啊”的表情。

爆豪很不爽,肉眼可见。

“喂,你们,在搞什么鬼?”

“咔…咔酱才是,有什么事大家一起面对不行吗?为什么要做那种事啊?”勇士绿谷出久站了起来,他从昨天看到峰田发的图片就开始精神恍惚,他从小憧憬的胜利的象征,居然……

“哈?你丫什么意思?”

“就是字面的意思啊咔酱!那种事情……为什么是你啊?!”

“你小子抽什么风!”妈蛋,看在欧尔麦特的面子上给这家伙点好脸现在蹬鼻子上脸搁他这儿犯病,爆豪心想,果然是欠修理了,“到底什么事你给老子说清楚!”

他那一头雾水想弄明白怎么回事,那边绿谷听他这么一说反而涨红了脸扭捏起来:“就……就是……”

爆豪瞅他这样就来气,欧尔麦特把能力给你那么指望你锻炼你结果你还这衰样,能不能有点出息了:“好好说话!”

“就是援交啊!你怎么干这种事还一点自觉都没有啊!”绿谷豁出去了一拍桌子,红着脸吼道,左右不过一顿打,死他也得刨根问底弄个清楚。

“哈啊?”

这一嗓子懵了爆豪也震惊了全班,上鸣电气自愧不如,今个他才见识了什么叫真•在爆豪发飙的边缘大鹏展翅,自己以往那些都是小儿科,干得漂亮绿谷,我们会记得你的。

“……要是缺钱的话大家都会帮你的啊,为什么非要找中年变态大叔啊!那种人有多少怪癖……”

反正已经说出来了,绿谷破罐子破摔般喋喋不休地质问着,希望能得到幼驯染的解释。

完了,这家伙彻底疯了,欧尔麦特所托非人还得再换个继任者,爆豪心想,看绿谷的眼神已经换成了参加葬礼的那种。

绿谷最终也没能得到爆豪的解释,因为有人替他回答了。

“我很像有很多怪癖的中年变态大叔吗,绿谷同学?”被线绑了个结实的绿谷僵硬地扭头往声音传来的方向望去,一个身量颇为高挑的人站在那里,分分头一丝不苟,姿势有些骚包,袖口的线延伸过来绑住了他:“我也是第一次收获这种评价呢。”

“考虑到接下去我会在雄英执教一段时间,能否给我解释下,绿谷同学。”

No.4的英雄潮爆牛王诚恳道,露在外面的一只眼睛闪出诡异的光。

——————————————————

昨晚

“你盯着我手机干嘛?”刚洗完澡,原本炸呼呼的头发被水分压得垂了下去,整个人看上去乖巧了不少。

当初用尽办法都没能让爆豪学乖点的袴田维表示:爱了爱了。

“没事,明天开学,你的同学都挺兴奋的。”

“切,”爆豪一边擦头发一边不屑地撇了撇嘴,“那群白痴,八成是在要作业抄。”

“是么……”袴田维看着手机上那一大堆的省略号,这肯定不是在要作业。

“说起来,我接下去也要在雄英待一段时间,校长希望我复健的同时指导下你们的英雄课程。”

爆豪眼神一暗,no.4的英雄,声名显赫,就是因为他,才会……

“和你没关系,一流的英雄不会拿任何事当借口。”这一愣神的功夫,爆豪惊觉自己被男人圈到怀里,苏得能让一众少女眼冒红心嗷嗷叫的声音在耳边炸开,绿色的眼睛里漾着化不开的笑意。

“……靠!你恶不恶心啊!”恼羞成怒的猫涨红了脸,试图拿发脾气掩饰已经上脸的情绪,扭身气鼓鼓地瞪着袴田维。

然后被顺了一晚上毛。

职业英雄要有素养,不能对未成年下手。

爆豪不知道,就在此时,他的同学们背着他,把这事聊成一锅浆糊。

评论 ( 5 )
热度 ( 433 )

© 洛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