私心

明明应该是教育菜鸟之间的交谈,为什么,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呢……

————————————————

潮爆牛王,神野之战因重伤住院,因为康复期过长收到雄英校长的邀请函,希望这位高顺位的英雄能在此阶段再度踏入母校。

 

 

“既可以养伤,也能进行康复训练,还能教育下一代,很好不是吗?”名为根津的白耗子端着红茶道。

 

 

袴田维答应了。

 

 

欧尔麦特很开心——他终于不是一堆专业老师里最菜的那个了。

 

 

他揣着自己珍藏的《优秀教师法则100条》,十分认真地和袴田维说:“我觉得作为老师你有些偏心,这样不行。”

 

 

袴田维合上自己的《普通教育学》:“我有偏心?”没有被衣服头发遮挡的不到四分之一的面部写满真诚的疑惑。

 

 

“你偏心到自己都毫无意识了。”欧尔麦特认真地指出:“比如你总是拿爆豪少年做示范,不给其他同学机会。”

 

 

“因为他的职场实习是我带的,整个A班我只了解他一个,”袴田维解释道:“而且他确实很聪明,尽管有些地方还有不足,但我有信心把他调教好,毕竟愚蠢的人不可能是有德行的。”

 

 

“但你对他的关照是不是有些过头了,作为老师有私心可不大好。”

 

 

“让总是找学生在一起聊天的人这么说,看来我做的确实有些过了,我会注意的。”

 

 

“诶?”欧尔麦特表情有些僵:“总是……怎么……”

 

 

“绿谷啊,你不是总找他谈话吗?”袴田维从桌面码放整齐的书中抽出《教育人类学》摊开在膝盖上,“他的职场体验也是你推荐吧,他的个性和作战方式都和你很像,这无可否非。但我觉得你应该注意下,他的…”他顿了顿,斟酌了一下用词,“模仿太过了,或者说是太幼稚?模仿并不应该是只外部相似性的简单复制,它应该是一种建构,为差异性、特殊性和创造性开辟空间。”

 

 

教育菜鸟欧尔麦特表示你在说什么,为什么我听懂了每个字但就是理解不了呢。

 

 

“说起来,前辈有欣赏的教育家吗?夸美纽斯、杜威、还是福泽谕吉?”话题转得有些硬,但总算脱离了让他最紧张的那块,不用担心ofa师承关系被人发现的他刚松一口气,就因为那一连串的名字再一次留下了冷汗——除了印在钞票上的福泽谕吉,剩下两个他完全不了解,就连福泽谕吉,他都不大了解。

 

 

话说福泽谕吉在教育领域都提出过什么啊!

 

 

“我个人比较欣赏赫尔巴特。”这位英俊的后辈似乎察觉到了欧尔麦特的尴尬,先一步抛出了自己的观点。

 

 

赫尔巴特桑,虽然不知道您是谁,但是谢谢了。

 

 

“虽然雄英的校风偏向自由主义,但秩序同样重要,学校教学首要的是管理,教师必须温和而坚强地握住管理这根缰绳,赫尔巴特说的很有道理,不是吗?”

 

 

袴田维仅露出来的绿眼睛望向窗外,从这个位置恰好能看到正在草场活动的学生们,浅金发色的少年拉起背心的下摆擦汗,露出一小块白皙劲瘦的腰,正在发育的肌理介于成人和少年之间,透着野性的活力。

 

 

似乎察觉到了落在身上的视线,猩红色的眼睛顺着瞪了回来,咧开嘴露出尖利的犬牙,挑衅一般地用舌头舔了舔。

 

 

袴田维嘴角往上勾了勾。

 

 

在教师与学生两人之间,不需要第三者参加,常常在一起成为伟大而精选的伴侣。

 

 

这是他最喜欢的赫尔巴特的一句话,虽然他没用对地方,但是他喜欢。

这也算是他,小小的私心吧。

——————————————————

小剧场:

交谈后,袴田维硬是塞给欧尔麦特一本《大教学论》作为给前辈的礼物,附带一本《给教师的一百条建议》作为没有及时探望前辈的赔偿。

欧尔麦特翻开书,扉页上写着:前辈,看书的话,还是要看些专业点的好。

——————————————————

加粗的除了模仿那段都是赫尔巴特的名言

模仿那段出自《教育人类学》,嗯。

评论 ( 4 )
热度 ( 124 )

© 洛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