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线变更

流浪过程中没遇上afo遇上爆豪的吊哥被敌联合带走的世界线

原谅我的起名废

因为流浪一直没上学的吊哥和爆豪一起上的小学,同年级但不同班,是全年级年龄最大的,在很长一段时间处于被爆豪照着的状态

——————————————————

“……我等的战斗实在提问,所谓英雄和正义究竟是什么,现在的这个社会真的是正确的吗……”

死柄木想起了过去。

他的家庭不算富裕,但父母对他还算关心,每天都会力所能及地给他带一点东西,一朵漂亮的花,狗尾巴草编的小动物,一块水果硬糖,都够他开心好久。

这段生活在他四岁半不到五岁的时候戛然而止,他的个性觉醒了——他像往常那样拥抱了回到家的父母,然后看着他们身体的一部分化为齑粉,血液汩汩地往外冒。

他愣在原地,忍不住哭喊起来,透着恐惧和不安的声音招来了邻居,但不断蔓延的血液显然也吓坏了他们,从头到尾他们都在叫:“快叫英雄!”“英雄会来的吧!”

没人注意到到那边有个孩子哭得嗓子已经哑了。

此后的记忆是灰暗的,他被迫流浪,再也不敢碰触原本热爱的鲜花和小动物,和野狗抢夺食物以活下去,每晚睡在小巷的角落,身边来来往往的人看到他都说真是可怜,偶尔会有两个愿意停下给他一点点钱,告诉他会有英雄来救他的。

他就这么晃荡在街上,挣扎着活下去。

什么英雄,哪里有英雄!都是骗人的!都是这群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家伙的遮羞布!骗子!

他就这么晃着,在这个畸形的国家里游走,衣服早就不合身了,小臂和小腿露在外面,变得粗糙起皮,有时遇上些年纪差不多的孩子,他还会被当成驱逐对象。

“呐,爆豪,你看……”他躲在小巷里往外望,阳光对于长久在阴暗处活动的他来说有些刺眼,本以为不会有人注意到他的。

他下意识的想跑。

“喂,你,”被叫住了,那个衣着得体的小男孩走进这条不见阳光的小巷,脚下的灰尘弄脏了白净的鞋的边缘,“跑什么啊。”

他紧张得要死,心脏“砰砰”地越跳越响,手在不经意间碰上了旁边的墙壁。

墙面的表层倏然成灰,死柄木像是被电到一般跳起来抽回了手。

金发小男孩瞪圆了眼睛,像只猫一样:“那是你的个性吗?很厉害啊,”他伸出自己的手,干净、细嫩,和死柄木的手完全是两种状态,小小的手手指弯曲成爪状,噼里啪啦的爆出几颗火星子后炸出一小团火花,和他小时候最喜欢的花和水果糖一样是艳艳的红色“这是我的个性,虽然你的个性很强,但……”

“停下!”死柄木的背贴到了墙面上,他的语气透着恐惧:“别再过来了,会,会死的……”他注意到那个男孩的眼睛也是红色的,像是他曾经抚摸过的白兔子的眼睛:“求你…别过来……”

他伸着手试图让对方心生退意。

“切,”小男孩不屑道:“瞧不起谁啊你!给我睁大眼睛看好了。”

像是一团火扑进了怀里。

死柄木整个僵住了,他就那么伸着手,被人抱着,暖洋洋的,还有几缕香味飘进鼻子。

小男孩抬头冲他笑得洋洋得意。

那是爆豪胜己,他牵着死柄木的手腕把他拽到了阳光下,问他要不要和他们一起去树林里冒险。

饥肠辘辘的死柄木愣愣地瞅着他,几颗水珠从眼角掉了下来。

“喂,你哭屁啊!”

“去,”他抹了抹眼角,“我去。”

疯完的一天以到爆豪家做客为结束,他收获了更大的礼物,爆豪的父母显然无法对一个孩子流落街头置之不理,没超过三句话,爆豪光己当即拍板让这个孩子留在自己家。

“呐,告诉阿姨,该怎么称呼你啊?”

称呼吗……他低头想了想,嘴唇嚅嗫道:“死……死柄木弔。”

他的生活以一种全新的面貌展开了。

他习惯于翘起小指以不把东西毁掉,不然会被爆豪骂,然后爆豪会被光己阿姨骂,他不想让爆豪胜己生气也不想他被骂,所以只能时刻提醒自己,时间久了也就习惯了。

没人敢笑他娘娘腔,爆豪在打赢一群四年级生之后彻底奠定了在这一片的地位,死柄木跟着沾了光。

“怎么办啊胜己,”他仗着身高把人圈在怀里,下巴抵在爆豪还肉乎乎的肩膀上:“看你受伤我好难受。”

“你这弱鸡还是先保护好自己吧,真是白瞎了这么强大的个性,”爆豪头也不抬地看着习题册,他早就决定好了未来的路——上雄英,成为英雄,成为比欧尔麦特更强的英雄,并沿着这个目标不断前进:“不想被我罩着就努力变强啊,白痴。”

“那明天我和你一起去锻炼好了。”

“哼,你先放开老子再说吧。”

……

锻炼是有用的,在从折寺毕业的那天,爆豪被一团烂泥缠上,爆炸对这种流体的敌人没有用处,一群英雄因为相性问题也准备放弃,等了爆豪半天也没等到人的死柄木循着爆炸声找来,挤开看热闹的人群把手插进那团恶心的泥里。

在一群英雄和群众的惊呼声中,淤泥怪变成了粉末。

一群英雄围着他们,媒体不断按着快门,死柄木拉起爆豪,只觉得恶心。

这团泥好恶心,英雄好恶心,这群人好恶心,都好恶心……

他拉着爆豪的袖口,小声问:“胜己,还是要上雄英的吧。”

“废什么话。”爆豪一边咳一边瞪他:“想说什么?”

“胜己想当英雄的话,我就陪你。”英雄也好,社会也好,都靠不住,死柄木挠着脖子想,只有自己,只能靠自己。

他看着夕阳下的爆豪胜己,把脖子挠出了血痕。

——————————————————

“我们希望你能明白,我们不是那种成天以作恶为乐的无脑暴徒,之所以会选中你绝不是偶然……”

死柄木抬头看向远处的录像机,这台机器连着电脑不知通向哪个电视台,电视里刚播完雄英校方的记者会,承诺学生绝不会接受敌联盟的劝诱。

“……被人,被规则,以及被英雄束缚的痛苦之中。”

“是啊,”死柄木开口道:“恶心透了。”

酒吧里的人露出惊喜的表情。

“成天满嘴英雄英雄的,眼看着别人送命却只想着自己能不能看英雄秀,明明自己不是没能力却只会站着等英雄,拿英雄当自己什么都不做的借口,废物!垃圾!简直就是一群猪猡!”

他偏过头朝地上狠狠地啐了一口:“恶心!”

他骂得越来越兴起,敌联盟都止不住他。

“……但是啊,”他终于骂够了,放松地靠到椅背上,他的双手太危险,敌联盟不想冒险给他借开束缚,不过也还好,不碍着他说话,“他想当英雄啊,将来成天都要面对那么恶心的家伙,不在他身边的话不能放心啊。”死柄木咧开嘴,望向这间酒吧里自称敌联合的人,“不要误会啊,我才不是因为想成为英雄或是什么钱啊什么的,我是因为那个人,他想成为英雄所以我才要成为英雄,虽然看那群家伙很不爽,但要是在这里答应了你们,我不就是他的污点了吗?”

“所以啊,拜托你们,梦话等睡死过去再说好吗!”

评论 ( 17 )
热度 ( 173 )

© 洛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