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安夜小甜饼



♀咔,慎入


我又起名废了,所以我放弃了


平安夜快乐


————————————————————


时尚是个圈,兜兜转转过时就变成复古再度流行了起来。


因为性冷淡风的流行,曾经T台上剪刀腿是展示风情和专业能力的指标,现在流行变成了模糊性别的柔和的一字步,人们又开始怀念曾经。


爆豪胜己站在熟悉的舞台上背着镜头微妙地翻了个白眼,这T台真是她有生以来见过最宽的 了,都够停下量车的了。


不过她这回不是来当衣服架子的,她早就从这行退了,这回来是唱歌炒气氛的。


她看着新鲜水嫩的后辈们背着翅膀踩着音乐的点逐一亮相,当最后一个姑娘定点完成开始往回走的时候,爆豪直觉不好——时间剩多了。


要么二次定点拖下时间,要么……


她挑了挑眉毛,扶了扶头上装饰用的小礼帽,握着话筒的手叉上腰际。


————————————————————————


“胜己……”喷在颈侧的热气激得爆豪身上起了一层鸡皮疙瘩,她一低头,发现环在腰上的手里还拎着顶小礼帽——她拖时间替东家走了段最后定点时候甩下去,结果不知怎么跑到这人手里了,“说好了只走我的秀的。”


比她高出一个头的男人硬是把脑袋埋进了她的颈窝里,头发蹭得她直痒痒。


爆豪侧过头,揪住轰焦冻的领带,踮起脚尖凑到他耳边恶狠狠地说:“老娘那叫职业素养,大设计师。”


“你春夏季的搞完了?”她伸出咧开嘴,艳红的舌尖舔了舔小虎牙。


“还没,”轰焦冻说:“差你的那件。”


————————————————————


轰焦冻小心翼翼地将整理着套在爆豪胜己身上的裙子,从脖子上束着的皮革,勒在肩膀上的束带,固定腰间裸露的连缀金扣和被抬高到腿根的裙摆开叉,层次丰富的缠绕勾勒出肉体美好的曲线,让性感暴露无遗。


评论家的褒美之声会像雪花那样飞来的,爆豪想,她15岁就在秀场里闯荡,没吃过猪肉见过的猪也够多了,一套成衣什么水准打量一眼就能出高下。


而这套衣服毋庸置疑会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就像在冷淡到都快结冰T台上扔了包炸药。


“你喜欢吗?”轰焦冻问,他手里拿着几样饰品,在爆豪胸前比划着,但总觉得还有哪里不合适。


他是个天才,如果说创造力是海绵里的水,那么轰焦冻起码坐拥一片大洋,和他那副写满禁欲二字的东方面孔不同,他的设计充斥着文艺复兴的华丽与繁复,夸张的金属饰品,令人目眩的印花和动物花纹,大胆到可以被称之为放荡的廓形。


“怎么会不喜欢。”爆豪胜己生性张扬,大胆直接,这种性感到让人血脉喷张的衣服对极了她的胃口。


她伸手打掉了让轰焦冻纠结的饰品,把人推到一边的椅子上,掀起裙摆坐到他的大腿上,骄傲地挺起能让吟游诗人称颂一晚上的饱满胸脯,扬着下巴道:“别把玩意放我身上,会毁了这条裙子的。”


她血红的眼睛居高临下的盯着轰焦冻,满意地看到那双异色的鸳鸯瞳里盈满了自己,她看着轰焦冻抬手到她耳边,理了理她鬓角的头发,手指沿着面颊,划过她打理得过于锐气的眉峰,打了高光的颧骨,一路向下。


“你设计这玩意的时候脑子里都装了些什么?”爆豪胜己忍不住嗔骂道,这衣服SM的既视感太重了


“在想你,觉得你穿上,会很好看。”轰焦冻答得一板一眼:“我相信胜己。”


他相信爆豪胜己能让压住这身裙子上粗俗的一面让人只能看到性感,从15岁在秀场后台看到她的时候就相信,那时候爆豪还忙于在各个秀场穿梭的年轻嫩模,但身上那种凌厉的气场已经初现端倪。那时候还不流行性冷淡风,台上的模特步子是一水的剪刀腿,他看着爆豪胜己在上面如同女王出巡,高到吓人的鞋跟凿在地上。


她不怕鞋跟断在上面么,轰焦冻默默腹诽,没成想鞋跟真就断在上面了,正在定点的爆豪小腿向后一抬,手指一捞,断了跟的鞋就被拎在了手里,她一脚踮着走完了整场,步子还像之前那样一步一个坑。


当时轰焦冻脑子好像被缪斯女神点拨了,无数风格碰撞在一起产生前卫怪诞的化学反应,解构出奢靡与喧嚣。


那她呢?爆豪胜己呢?


她什么都不用,只要她愿意穿我做的衣服,在我身边,我能看见她,听见她的声音,这就够了。


评论 ( 2 )
热度 ( 60 )

© 洛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