监守自盗

通篇沙雕成分居多,原谅我

我是起名废,原谅我

————————————————

爆豪胜己,被誉为将灵魂出卖给暴力的omega,目标是将所有alpha和beta按在地上摩擦再爆破,包括作为同学的现no.1的儿子轰焦冻和前no.1钦点的接班人绿谷出久,然后成为no.1。

他这辈子都嫁不出去了。

上鸣电气不怕死地吐槽,哪有人敢娶爆豪啊,到时候咱们一个个成了家,爆豪啊……

其实作为派阀的一员,上鸣这话即是吐槽,也是实打实关心好友。

同窗三年,这种程度已经不足以让爆豪一个爆破糊上鸣脸上了,他抄起一本书,转身、抬手、扔一气呵成,都不用瞄准,书本了“啪”的一声糊到了上鸣脸上,清脆响亮。

绿谷出久看着自己的课本划过一道优美的弧线出现在同学的脸上,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

虽然有对象结婚这事完全不用比,但显然爆豪在任何事上都不打算居于人后,在自己18岁生日当天,毅然决然冷酷无情地撇下了准备为他庆生的同学跨出了校园的大门。

为此他甚至请到了高位英雄潮爆牛王做保。

相泽消太看着那张薄薄的纸,上面是潮爆牛王的一小段亲笔,保证爆豪这次外出绝不会有任何意外事故,还盖上了事务所和他私人的章。

黑发的班主任头发竖起又落下,瞪了半天也没发现这张纸的不对劲之处,只得同意学生的外出申请,并叮嘱注意安全,各种意义上的。

第二天一向以理性著称的抹消英雄橡皮头化身喷火巨龙用办公室电话轰炸了潮爆牛王的移动电话:他的班级今天地震了,因为昨天请假的爆豪今天早上如期回到了班里,满身刺激中带着一丝丝骚气的薄荷味,脖子上还挂着几个红印。

A 班一群Alpha简直要疯,特别是绿谷还有平时和爆豪玩得好的几个,绿谷一副被雷劈了的样子僵直了一整天,上鸣芦户赖吕切岛几个挂满整个爆豪,哀嚎着我们不是朋友吗为什么有对象都不和我们说啊我们怎么说也能帮你掌掌眼不然爆豪你这样容易被骗啊……

上鸣嚎得尤其凄惨,他前不久才为爆豪的终身大事问题发过感慨,这厢爆豪就已经解决了问题,只要他想,过俩月出了这个校门换身衣服他就能直接步入名为婚姻的爱情坟墓,而作为操心爆豪婚姻问题的自己,甚至还没有对象。

这场闹剧以爆豪胜己手里噼里啪啦的火花和阴森森的“劝告”告终。

相泽是beta,闻不出信息素,还有干眼症,但爆豪胜己没穿校服这么大个人杵哪他能看不见?往近了一瞅,脖子上那点印子大咧咧地闯入视线。

这要是告诉他什么事都没发生,就是把他相泽消太当傻子!

“你保证的不会发生任何事!”

“他已经不是小孩子了……”

“他还是我学生!”

“感情这种事情,勉强不得,相信下自己学生的眼光吧,他们已经长大了,相泽君。”

相泽的电话被挂了,而且作为班主任他还被教育了一通,真是让人头大。

如果可以,相泽真想揪住潮爆牛王好好看看他脑子里面在想些什么,知不知道发生这种事会造成什么连锁反应。

我的英雄生涯不会因为可怕的敌人而终结,相泽消太想,我绝对是因为教师生涯才会短命。

他想得很对,因为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东西的传播和变异速度能超过八卦。

就一个上午,爆豪胜己被标记这事已经传遍了学校,光是关于标记他的对象的版本就有“Alpha女强人”说、“社会精英男Alpha”说、“掌握把柄的猥琐中年大叔”说、“被强懦弱男beta”说、“青梅竹马”说……

绿谷出久忍不住抗议:“胡说,我和小胜才是青梅竹马!”

路过的爆豪没听清全部,所以他的情绪维持在震惊这一区间:“你居然还有青梅竹马!”

今天真是试炼绿谷抗打击力的一天。

这些流言满学校乱飞,不少对爆豪有想法的学弟学妹们为自己还没开始就告吹的恋情流下悲伤的泪水,但没有一丝进了爆豪的耳朵。

笑话,大家只是想聊聊八卦,不想被按到地上爆破再摩擦。

诶,顺序好像有点不大对,不过没关系,结果是差不多的。

但是这里可是雄英啊,plus ultra的雄英,总会有那么几个敢于直面淋漓鲜血惨淡人生的勇士。

比如拿命来ky挑衅的物间。

对于他的不要命,A班已经习以为常了,他们甚至可以把物间的挑衅当成单口相声下瓜子。

然后,如果拳腾及时出现,大家可以收收瓜子喝两口水以免上火;如果拳腾没有出现,那么就将上演一出名为《被淋漓鲜血惨淡人生干掉的勇士》的剧目,特效真实华丽,动作戏精彩流畅,打击感绝赞,可以用来下爆米花和可乐。

主演分工明确,历时三年未变:爆豪负责并且十分愿意负责打,物间负责但并不十分愿意负责挨。

但这回主演之一爆豪罢演了,物间来挑衅的时候他正好在和他那个神秘的Alpha通电话,物间的嘲讽被电话对面一个字不落的全听了去。

等物间终于说完,派阀惊讶的发现,爆豪居然是笑的笑的笑的!

嘴角微微往上翘起,笑得优雅而又危险,超级池面。

沃日这是什么展开!

池面得不行的爆豪对着电话:“看来现在所有人都知道你是个恶趣味十足的死变态了。”

特意前来嘲讽的物间:???

派阀:???

眼观六路耳听八方吃瓜心情迫切的群众:!!!

然后爆豪和对面又说了几句,把电话调成了扬声,估计是他Alpha让干的。

“放学我去接你,有想去的地方吗?”声音低沉柔和,炒鸡好听,而且明显是个男人,瞬间让一大半的流言不攻自破。

同时让剩下流言更加引人遐想

爆豪报出了一个听起来就很贵的地方,然后一边嘴角上翘,将池面笑变成爆豪胜己式狞笑,朝物间比了个中指,在对面轻飘飘又宠溺得不行的一个“行”字后,利落地挂了电话。

真真是此时无声胜有声。

当晚雄英高校门口展开了伪装潜行比拼,不分年纪不分专业,大家八仙过海各显神通,只为见到爆豪活在传说中的Alpha,甚至开了盘口,从头发什么颜色到职业,赔率设置相当专业,很多人都参与其中。

“一定是从小就认识的青梅竹马,家里超有钱的那种!”

绿谷出久觉得自己又中枪了。

“放屁,绝对是上市企业的总裁,超级成功人士!”

“我觉得也有可能是很厉害的政府工作人员啊。”

……

但大家都默认一件事,这个Alpha ,长得很帅。

以上鸣为首的派阀从一系列狗血小说电视剧吸取经验,一致认为这个人是硬充大款骗取他们虽然优秀但在某些方面异常单纯的同学,并对爆豪的未来展开了合情合理的想象——被人骗婚,无法解除标记,拼命工作支撑家庭,对方拿着他的钱去找小三小四小五,还要忍受家庭暴力……

真是太惨了!

他们擦着眼泪,忘记了曾经吐槽的爆豪的暴力行为和他雄英三年留下的光辉事迹,包括且不限于体育祭头名三连霸、跨年级自由格斗冠军、马拉松拉练冠军,野外生存挑战冠军,全身心地投入进对爆豪悲惨未来的幻想中。

引擎声的轰鸣声震碎了他们的幻想。

银灰色的劳斯莱斯停在校门口,所有人紧盯着车门,这关系到他们的切身利益。

办公室泡茶的相泽消太无意中往窗外一瞥,震惊于校门口居然聚集了如此多的学生,而后,他看到了一个人从校门口的车上下来,十分顺手地结果自己学生爆豪胜己拎在手里的包,还十分贴心地替他开了车门,爆豪扭头冲他嚷嚷了两句,没能改变对方执意要替他合上车门的想法。

此人身量颇高,金黄发色,虽然没梳标志性分分头还带了副眼镜但并不妨碍相泽老师认出这就是前不久告诉他学生们已经长大要相信他们的潮爆牛王。

相泽消太恍然大悟——原来是你个家伙监守自盗啊!

——————————————

袴田维挪了挪后视镜,看到爆豪胜己在后座上像只被挠下巴挠到非常舒服的猫,随时能发出愉悦的呼噜声再打个滚露出软软的小肚皮。

刚刚同学因为信息量过大而大脑死机的表情显然让他心情好到不行。

这孩子性格比之前更恶劣了,他心想,并出言提醒爆豪胜己把衣服换了。

一个成年人带着一个穿着校服的高中生去高级酒店显然容易引发不少误会,所以每次袴田维都会花上一定时间替爆豪胜己准备衣物,连小饰品都一应俱全,款式新颖,剪裁得体,用料考究,符合理所自己审美的同时衬托出他小男友的身材和气质,也理所当然的,价格不菲。

爆豪总会抱怨他浪费,这衣服他穿不了多久下次约会就会有新的一身,从头到脚,他将来是要当英雄又不是做模特,这些衣服和他相处的时间加一起都未必会有战斗服多,每次这么一套耗时耗钱还耗精力,简直得不偿失。

总做得不偿失的事,未免太傻了。

然而袴田维并不认为这是得不偿失,他喜欢看到自己的omega从头到脚,从衣着打扮到散发出来的气味都打着自己的标签,爆豪胜己可以抱怨也可以拒绝他的衣物,这是他的权力,但是打扮他是袴田维的权力,能在这个80%的人都拥有个性的社会靠着并不算强力的个性成为高位英雄,袴田维的决心和行动力堪称可怕,他是不会放弃打扮自己的伴侣的。

而且每次他这么做,爆豪胜己嘴上抱怨,但脸上的表情每次都如同打翻花瓶却被抚摸了下巴的猫咪,虽然有点不适应却掩饰不住开心。

袴田维停好车,解开安全带,先一步下了车替他的小男友打开车门,今天周五,他们有足够的时间厮混。

评论 ( 11 )
热度 ( 604 )

© 洛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