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焰与魔法

家教+HP+ABO,将HP的时间轴整体后移了好久以便能和家教的时间轴对上

不看家教好多年,最近回的坑,家教同人这是第一次写,请多担待

多长我也不知道

tag是按习惯打的,不适合的话请私聊

——————————————

在彭格列首领的位置上坐了十年,哪怕当初是赶鸭子上架心里有百八十分的不情愿,沢田纲吉自问如今也是能独当一面的优秀大空了。

 

 

所以这个徽章到底是哪家的?

 

 

优秀的大空对着英国方面八百里加急送过来的文件,罕见地皱起了眉头。

 

 

狮子、蛇、鹰、獾,眠龙勿扰……

 

 

这标志不属于里世界,起码不属于沢田纲吉熟悉的里世界,而且这信的内容简直如同一个拙劣的恶作剧——君临里世界的彭格列家族的首领儿子,要去学魔法这种糊弄小孩的玩意,为此信上还列出了一长串的书单,给那个校长冠上一串长度可怕的头衔。

 

 

但如果只是这些,这玩意根本不至于到沢田纲吉手里,英国分部不至于闲得无聊用这种程度的恶作剧打扰日理万机的首领。

 

 

重点在于这上面的地址,不光被雾属性的幻术隐藏起来的分部位置被写得一清二楚,就连他儿子住的那件屋子都写得明明白白。

 

 

这才是最可怕的——要么是家族里有叛徒,要么是对方强到能破开层层幻术看到一个小孩住在哪,还有闲心和他们恶作剧。

 

 

沢田纲吉有点头疼,他已经好几年不这样了,但这次,他有预感,要发生大事了。

 

 

莹润的指腹摩挲着信纸,他惊讶于信纸的材质,居然是羊皮的,这种纸居然还在被使用吗……

 

 

Xanxus没想到自己刚刚出完任务回来就要再次整装出发,本来就凶狠的气场更加让人不敢靠近了,但沢田纲吉早就被练出来了,更何况这次他理由充分。

 

 

“看清楚,这事关你儿子的未来!”

 

 

老子没这么个被监视都发现不了的儿子!

 

 

他真想这么直接吼回去。

 

 

可惜他不能,不是因为那张破纸上写着他儿子的名字,而是因为把那张破纸递到他眼睛跟前的是沢田纲吉,彭格列第十代首领,他的omega,那个丢人现眼连监视都发现不了的死小子的另一个爹,正充分发挥他遗传自母亲的外貌优势,可劲儿卖萌。

 

 

当天下午彭格列十代首领和瓦里安暗杀部队首领专机直飞英国,彭格列部分事宜交由巴吉尔安排。

 

 

——————————————————————

 

 

“所以这个东西,是怎么进到彭格列的?”飞机上,两位大空就这个该死的魔法学校展开讨论。

 

 

“猫头鹰,”沢田纲吉认真地回答道:“一群。”

 

 

“匣兵器?”

 

 

“分部确认过了,正常的那种猫头鹰。”

 

 

“所以,”Xanxus嗤笑一声,“你觉得这是真的?”

 

 

“也不能这么说……”沢田纲吉拧着眉毛:“就是感觉……”他好像一时找不出合适的词,双手在空气中僵硬地摆出一个姿势,似乎在辅助他找出足以描述他那遗传的直觉给他的感受。

 

 

“要有大事发生,”他终于想定了词汇,在Alpha有些阴晦的脸色下有急忙添上句:“不是什么坏事啦。”

 

 

伍德·艾伦和他的首领想的不一样,他觉得事情简直要坏透了。

 

 

这个典型的英国人有着这个国家天生的缄默性格和刻入基因的谢顶,情绪轻易不外泄,虽然有些保守却也稳妥,在成为英国分部的负责人后,业绩也还算不错。

 

 

但这一切就要到头了!

 

 

他痛苦地盯着眼前这个带着眼睛,头发挽成紧紧的发髻的女人,她突然出现,说要带正在他这里实习的首领的儿子去那个什么可笑的魔法学校……

 

 

考虑到再过个二十分钟首领就要到这儿了,随行的还有臭名昭著的暗杀部队首领,看着那不断挪动的钟表指针,伍德·艾伦自己看到了自己生命的流逝。

 

 

“先生,先生?”他那副仿佛被摄魂怪吻了的样子让自称女巫师的存在感到一丝担忧,她中断了对霍格沃茨的介绍,试图唤回伍德的神志。

 

 

“我没事,女士,如果不介意,能请您稍等片刻吗,”伍德回了话,他现在不像被摄魂怪吻了,倒像是被十几个摄魂怪团团包围,呆滞地站起来,躬身:“我并不是那位的父亲,只是暂时照料。”

 

 

“那他的父亲呢?”

 

 

伍德·艾伦露出难看到极点的笑容:“马上就到。”

 

 

————————————————————————————

 

 

沢田纲吉觉得自己的人生就是三观不断破碎重铸的循环,14岁碎了一回还不够,34了还得再碎一回,这次还要捎带上自己的Alpha 和儿子。

 

 

眼前自称米勒娃·麦格的女士为他们展示了所谓的魔法,将桌子上的茶杯变成针,又把针变成羽毛,指挥着到处飞。

 

 

Xanxus有些不屑的冷哼一声,站在一边的伍德腿一哆嗦,险些倒在地上。

 

 

“好了,两位”麦格女士让羽毛落到桌面上,手里的魔杖一挥把它变回了茶杯:“现在,我们能不能讨论下Alessandro·Vongola先生的入学问题了。”

评论 ( 2 )
热度 ( 21 )

© 洛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