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焰与魔法(三)

时隔好久重温家教一时手痒写的,不好的地方请多多包涵(土下座)

彭格列设置的那么多守护者可不就是为了好看,除了雷守因为年幼主要在家族势力最强的意大利活动,每个守护者都有各自负责的区域,孤傲的云根植远东开疆拓土,聪颖忠诚的岚掌管美洲大大小小各宗交易,热血的太阳向俄罗斯的冰雪发起挑战,冷静的雨冲刷着硝烟四起的中东。

而虚无缥缈的雾没有具体负责的根据地,他执掌彭格列的情报部门,四处游荡并且无孔不入,靠着强横的幻术实力和精神依凭,他能轻易渗透进任何自诩无坚可催的堡垒,要知道,就连复仇者的监狱都没能阻止他出来到处晃荡遛个弯,还有什么地方能拦住他?再加上洞察真实的斯佩多的魔镜,没人比他更适合去瞧瞧英国政府在暗地里和乱七八糟的魔法世界有什么勾当。

对于这项指令,沢田纲吉没有半点犹豫,他知道这是最好的选择,也相信自己雾守的实力,但是对于另一件,他在床上翻来覆去一晚上,直到Xanxus伸手把他按住都没能下定决心:“这样做真的好吗?”

“他是彭格列,” Xanxus的声音一如既往的低沉迷人,“他必须这么做。”

为了家族能在一个未知的世界壮大势力,必须要有人牺牲点什么。

“可他才11岁!”沢田纲吉的声音有点尖了起来,两根食指交叉在一起:“11岁!哪个11岁的孩子会……”

“黑手党的孩子,彭格列的孩子,” Xanxus打断了他:“现在,闭嘴,睡觉。”

沢田纲吉无奈地叹了口气:“我觉得我真是个失败的家长……”

————————————————————————————

“……你要是想去,就去;要是不想去,别强撑着,不会有什么影响的。” Alessandro看向他一向和蔼可亲的爸爸,棕色的眼睛里写满了对儿子的愧疚,他甚至能在这双眼睛下面看到点乌青的颜色——想必是昨晚没睡好导致的。

您为什么要愧疚呢?“理所应当,爸爸,这是我该做的。”他向沢田纲吉微微额首,露出一个微笑:“我是您的孩子,我必须去。”

“说什么傻话……”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的里世界教皇声音很低,有点发颤,脑袋偏向一边,大概是为了不让孩子看见自己发红的眼角,他因为自己的经历,从来舍不得这些孩子这么快就走进家族,想着让他们快乐点,再快乐点,但就像Xanxus说的,他们和他不一样,他们出生就在彭格列,从来都不该拿他从前那套来看待,不过他很快就恢复了情绪的平稳:“既然都这么有觉悟了,我们也不能让你空手去啊。”

沢田纲吉把手伸进了口袋,把里面的东西掏出来摆到了桌面上,那是一枚指环和两个橙色的盒子,指环上镶着颗橙色的宝石,等级不高,适合给他这种年幼的初学者练习,他的姐姐也差不多是在年龄得到了指环,不过没有匣子。

“一个是鹰,一个是猫,虽然你们通知书上用的是或,但我想他们应该想不到这种,”他朝Alessandro俏皮地眨了眨眼睛,“至于点燃指环的火焰,和如何使用这两个匣子,”他的笑容还是如此和煦,一如澄澈的大空,但不知怎的,他的儿子在此刻感到了一丝丝的不妙,这大概就是来自彭格列血液里流传下来的超直感的警告“你的父亲会教你的,他在训练室等你,去吧,别让他等太久。”

不,爸爸,别,我会死的,我现在后悔还来得及吗……

说来可能没人信,一个即将去魔法学校学习魔法的黑手党的孩子,开学前的日子是在斯巴达训练中度过的。

谁让他是彭格列的孩子呢,这都是命啊。

评论 ( 2 )
热度 ( 9 )

© 洛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