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二代女友不知道的曾经(四)

 

 

 

赵高规规矩矩地站在嬴政斜后方两步的位置,脸上还是那阴不阴阳不阳的笑。

 

 

嬴政和李斯的表情表情就比较微妙了,想笑,又不能笑出来。

 

 

毕竟盖聂手里还有根鞭子呢,他俩谁都没这个癖好。

 

 

盖聂突然觉得他俩脸也有点那么不顺眼。

 

 

“咳咳,嗯……”嬴政咳嗽了两声,准备说两句。

 

 

《出埃及记》打断了他还没开始的发言。

 

 

“他?”

 

 

盖聂点了点头。

 

 

“电话给我,我和他说。”嬴政伸出一只手。

 

 

“喂?”盖聂没理他。

 

 

伸出一只手的嬴政有些尴尬。

 

 

“考察怎么样了?”

 

 

“出了点问题,这片地区可能有恐怖分子,我们被强制遣返了。你呢?”

 

 

“那群家伙总算对得起他们的工资了。”对面语气轻快,似乎心情不错:“飞机不延误的话我还能赶上晚饭。”

 

 

“所以我要准备你的那份吗?”

 

 

“我要牛排。”

 

 

“好。”

 

 

盖聂说完,抬头就看见几个人面色复杂的看着他,赵高贴心的问了句:“需要药品支持吗?”

 

 

。。 。 。 。 。 。 。

 

 

“不用!”

 

 

说完他拿了自己平时的西装大踏步去了隔壁房间,这身皮衣他已经受够了。

 

 

“李斯,你觉得……”

 

 

“……这……说不好啊……”

 

 

——————————————————————

 

 

卫庄停完车,没有立刻进家。

 

 

他坐在车上望向家里,柔和的人造光线透过窗子映进视网膜。三天前他还发誓谁动这儿谁他要谁的命,现在他要亲手结束里面为他准备牛排的那个人的性命……

 

 

盖聂知道吗?

 

 

72小时,现在还剩54小时。

 

 

总要有个解决。卫庄关上梅赛德斯的车门,走向熟悉又陌生的家。

 

 

“回来了?”盖聂替他开了门,手里还端着杯酒,浅金色的香槟沿杯壁冒着小气泡。

 

 

“怎么开香槟了?”事出反常必有妖,都是同行,手段都清楚。

 

 

“祝贺你下属终于长大了。”头稍微侧了下,能清楚地看到厨房料理台上摆了罐杀虫剂。

 

 

“是啊,”卫庄嘴里含混地搪塞着,趁对方没注意,让这杯香槟回归垃圾桶。

 

 

真感觉真不爽,往常他到家往沙发上一躺脑子彻底放空什么都不用多想,最多就是被盖聂拎去洗碗,现在……

 

 

糟了!

 

 

看,一个没注意,对手就已经占据了上风——盖聂拿了把刀正在切面包,虽然头不尖,但是长,而且能锯得动那种和石头一样的面包。

 

 

卫庄罕见地表达了自己做家务的意向,成功从盖聂手里拿过了那把刀。

 

 

武器在自己手里,到底踏实。

 

 

盖聂转身拿了柄尖刀,切蔬菜丝给牛排当配菜。

 

 

没这柄长,但是刀锋更尖更利。

 

 

所以我到底为什么要揽这个活?

 

 

卫庄锯着面包,仿佛在卸人腿。

 

 

这个人在防备自己,全身肌肉都处于紧张状态,随时可以攻击,盖聂观察着自己的alpha,觉得自己应该做好最坏的打算。

 

 

接下去都是玩命,这七年来的每一天都是假象。

 

 

但在玩命开始前,他像往常一样把牛排端上桌,像往常一样打开红酒,告诉自己要等待,然后十分低级地手一松。

 

 

幸运的是,红酒没有洒到那条清理起来十分麻烦的地毯上;不幸的是,卫庄接住了拿瓶红酒,手很稳,反应很迅速,一看就知道受过系统的训练。

 

 

最后一层纸被戳破了。

 

 

该认命了。

 

 

“我去趟卫生间。”“我忘了拿刀叉了。”

 

 

他们俩僵硬地扯出一个离开现场的理由然后背道而行,头都没回一下。

 

 

卫庄从一副油画后面掏出自己藏的私货,谨慎地装上消音器:“盖聂?”

 

 

没有回应。

 

 

在哪?刚刚人是往厨房里面走,也没有靠近这边的脚步声……这是什么声音?

 

 

电锯?

 

 

不对!

 

 

怪不得家里一点声都没有!那是汽车引擎启动的声音。

 

 

透过自己那扇巨大的窗子,能楚的看见盖聂那辆梅萨德斯疾驰而出。

 

 

身体比头脑更迅速地做出了反应,把人追回来,怎么样都好说。卫庄未经许可擅闯了好几位邻居的庭院,笔挺的西裤被装饰用的灌木划破了好几道口子,终于在一个路口拦在了车前。

 

 

“你现在还听得进话吗?”

 

 

语气真诚,神色恳切,身上有些西服也狼狈得恰到好处,唯一不配合的,就是他手上握着的枪。

 

 

更不配合的是,在他准备说些什么的时候,枪走火了,子弹准确地嵌进防弹玻璃里。

 

 

盖聂的瞳孔放大了不少,脸上罕见的呈现出类似震惊的表情,卫庄知道这下自己别说跳黄河了,就是跳太平洋里也洗不清了。

 

 

“先……”

 

 

“轰!”油门被一踩到底的轰鸣声改过了他的声音,看样子是真想把他撞死在这。

 

 

好在距离近,车子没有完全启动给了卫庄翻上车顶的机会:“你冷静点!”没空估计大晚上这么大声喊会不会扰民:“这是个意外!你反应过度了……”

 

 

“闭嘴!”盖聂没忍住一拳打在车顶上,伯莱塔你和我说走火,是i脑子出了问题还是把我当傻子!

 

 

“我说了这是个意外!”

 

 

盖聂没给卫庄说下去的机会,他跳车了。

 

 

而那辆高速疾驰的梅赛德斯撞破护栏带着卫庄一并掉了下去。

评论 ( 8 )
热度 ( 69 )

© 洛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