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二代女友不知道的曾经(六)

 

最近好累,写的越来越……唉,不说了

 

 

作为一个屌到飞起的alpha,卫庄最近生活十分不顺,心情十分糟糕。

 

 

作为一个屌到飞起的alpha,卫庄决定把自己糟糕的心情转化为别人的憋屈。

 

 

就是这个倒霉公司,卫庄看着屏幕上显示的设计公司,别让我失望啊,盖聂。

 

 

靶场成功造完上千发子弹的盖聂重重地打了个喷嚏。

 

 

————————————————————

 

 

新来的质检师身长八尺容貌甚伟,纵然一头杀马特的白发也挡不住一身王霸之气。

 

 

不得了。

 

 

一群经理前呼后拥的把人迎进去,纷纷表示您随意看随意逛有啥意见随便提。

 

 

要的就是这个。

 

 

房屋质量什么的卫庄只了解怎么爆破最方便,还有怎么在这种地方杀人,剩下的基本不了解。

 

 

不过好消息是,这两项他十分精通。

 

 

所以他走近一步电梯,直视上方的摄像头,你在这后面,对吗?

 

 

“先生,您现在所在的电梯存在问……”

 

 

“让盖聂过来。”

 

 

“盖先生……”无辜的路人甲无奈地向盖聂求助。

 

 

“感觉如何?”盖聂拿过耳麦,挥手示意那人给自己腾个地方,眼睛死死盯住屏幕里的卫庄。

 

 

“还逃吗?”

 

 

“现在在距地面210米高的人是你。”

 

 

“平衡缆绳上有炸药,主副刹车上还有两个,”卫庄看上去一点都不在意,尽管他现在在一个铁盒子里,下面除了空气什么都没有:“低估也要有个限度。”

 

 

“主缆绳上还有……”

 

 

“动手吧。”

 

 

盖聂一时间没反应过来,卫庄好整以暇地又重复了一边:“动手吧,炸了它。”

 

 

“不敢吗?”alpha侵略性极强的眼神似乎透过屏幕戳到了身上:“之前怎么敢换了我选的窗帘?”

 

 

“因为难看,再见。”

 

 

“你看上的那个也难看爆了!”

 

 

火焰瞬间吞没了屏幕,在短暂的呼啸声后一声巨响,隐约能听到有人喊着让把瓦斯关掉。

 

 

“谁让你们炸了!”盖聂语气难得的很不好,一时之间没人敢在高压之下给他个回话。

 

 

“那个……”弱小无辜又可怜的路人甲同学心惊胆战的开口道:“您不是都再见了吗?”

 

 

。。 。 。 。 。 。

 

 

“你做的对。”盖聂沉默半天,才吐出这四个字:“我去下现场,你们撤,收拾干净点。”

 

 

——————————————————

 

 

210米的高度,盖聂不觉得有人能活下来,他成功在72小时内把威胁人物解决掉了,但第一次这么……憋屈,应该就是这种感觉.

 

 

现在他面前只有一对碎石烂铁,混合着爆炸后的硝化物呛人的味道,有点辣眼睛。

 

 

结束了。

 

 

再过三十天,嬴政安排好的医生就会摘除他的标记,然后视身体情况决定他是继续在一线还是转向内勤。

 

 

彻底结束了。

 

 

他把手上戴着的银环放在了碎石之上,转身离开。

 

 

“喂?”

 

 

“是我,”盖聂对嬴政道:“一个月后那场手术,把我腺体直接摘除吧。”

 

 

“……你疯了。”

 

 

“我很清醒,麻烦了。”

 

 

——————————————————

 

 

带了七年的结婚戒指被摘下是几个意思?

 

 

卫庄从一架电梯中走出,头发都没乱一根,从碎石之上捡起盖聂放的银圈,把自己手上的也摘了下来,握在手朝远处里用力一掷。

 

 

我是流沙首领卫庄,盖聂,我们很快会再见面的,谢谢你给我的答案。

评论 ( 9 )
热度 ( 67 )

© 洛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