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斧和豹叽(四)


群英荟萃

 

我看就是萝卜开会

 

 

————————————————

 

 

卫庄是对的,盖聂确实离开了秦国,愤怒的金雕张开羽翼:“三百人不行,那就三千人,三万人,三十万!”

 

 

但他没想到盖聂还带了个荆天明。

 

 

和他父亲十成十的像,一看就知道是亲生的。

 

 

要是孤身一人,江南塞北雪豹来去自如;带着个拖油瓶,做什么手脚都要被束上几分,一代剑圣借地形解决完三百秦兵已是强弩之末,之后连战无双苍狼,终是没能熬住一身的伤。

 

 

他醒来时,眼前却是木质的屋顶。

 

 

镜湖医庄,盖聂想了想自己昏倒前的位置,大致推断出了自己现在所在。

 

 

于情于理,他应该去道个谢

 

 

“上次墨家兄弟的狗受了剑伤,也是我给治好的,对于我来讲,没有什么差别。”

 

 

盖聂认真看了看低头自己的肉垫,又看了看眼前这只白色的……

 

 

他认真思考起嬴政很久之前问他的一个问题:狗知道自己是狗吗?

 

 

呸呸呸,又犯病了。

 

 

不过墨家狗好多啊,荆轲也是呢。

 

 

这个孩子也是,盖聂看到院子里活蹦乱跳的荆天明,小狼青和他父亲一样有着深色的毛发,旺盛的精力和感染力极强的笑容。

 

 

少年不识愁滋味。

 

 

雪豹看着毛还炸着的小狼青,心里默默盘算着将来。

 

 

现在追着他跑的不光只有嬴政的军队,还有师弟的流沙。

 

 

比起行伍,行走江湖的能人异士手段可谓花样繁多,赤练的毒白凤的鸟,一直追到了墨家机关城。

 

 

盖聂发现自己多年前甩出头脑的动物开会正在逐步变成现实。

 

 

不知道小庄现在怎么样了。

 

 

这也就是盖聂,换了别人,怕是早就自顾不暇了——毕竟他杀了荆轲,自他到机关城后,机关城便生出不少事端,不少人都对他心生怀疑,尤其是昔日与荆轲关系颇佳的燕隼。

 

 

他记得之前这只燕隼总是停在狼青的脑袋上,有时狼青嘴快不过脑子说了什么惹到燕隼,妥妥的会被翅膀扇脸。

 

 

现在这只燕隼拿剑对着他的脖子,还把他关进了石室。

 

 

盖聂也不争辩什么,安心打坐修炼,思考自己的问题。

 

 

其中就包括他的师弟。

 

 

但是头脑中想的,和现实总会有那么点差别。

 

 

当他在墨核见到自己师弟的时候,内心受到了不小的冲击。

 

 

天啦噜!

 

 

盖聂知道师弟在自己眼中是只玄虎,也知道一只玄虎的体型是寻常老虎的三倍大,但看到当初黑毛团一样的师弟如今和小山一样,他还是忍不住生出一股扶额的冲动。

 

 

更不要说眼前一串动物以师弟为中心向两侧排开,扑棱着的蝙蝠盘着的蛇,凹姿势的孔雀杵着的熊……

 

 

真的……变成现实了呢,动物开会什么的……

 

评论 ( 12 )
热度 ( 71 )

© 洛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