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二代女友不知道的曾经(七)

 

即使发展了两千多年,科技日新月异,omega要摆脱标记依然要拿命赌。


嬴政知道盖聂犯起倔别说八匹马,八辆宝马都拉不回,索性把手术前的事项都摆出来,然后给盖聂放了假:“你想干嘛就干嘛吧。”


这份短暂的自由是他能给的最好的礼物了。


盖聂回了他一个微笑:“多谢。”


但这份好意他只能心领了,因为他也不知道要做点什么好。


仔细想想,他的人生到目前唯一的意外就是卫庄。


七年前他在任务中认识了卫庄,当天晚上就上床了,然后在三个月内闪电结婚。


冲动的不像他。


即使他写出一份完整的分析报告呈到嬴政面前,一条条叙述这场婚姻带来的好处,嬴政依然认为他哪里出了问题。


Omega的标记既是交付自己的一切,包括性命。盖聂清楚的知道这一点,所以分化以来抑制剂就和水一样成了生活必需品,划清和身边每个人的距离,减少不必要的接触,包括嬴政。


卫庄打破了他一贯的准则。


盖聂在不知不觉中把他放进了自己的领地,造成了现在这般纠缠不清的状况。


“我觉得你应该喝点酒,然后好好睡一觉。”刚出完外勤的蒙恬手里还端着把HK416,身上防弹衣都没脱就直接过来开导同事了。


“也许吧。”


盖聂平时一般都是严谨的三件套,所以很多只接受正装入场的地方对他而言畅通无阻。


侍应生替他拉开椅子,询问他想要什么。


盖聂想了想:“香槟。”


虽然他不知道自己要庆祝什么。


不管是酒精还是糖分带来的甜味都能使人心情愉悦,但盖聂丝毫感受不到。


也许我该要白兰地,或者伏特加。


“介意我坐吗?”一只手握住盖聂拿酒杯的手,给空杯倒入蜜金色的液体,声音熟悉得发指。


“我介意。”反正这个人也不会听他的。


对面的椅子被直接拉开了,压根没理会那三个字。


“香槟?”侍者上前问道。


“就他那款。”卫庄冲盖聂扬了扬下巴。


“给我换杯威士忌。”盖聂不打算给“死而复生”的alpha面子。


侍者迅速而妥帖的将酒置入杯中放到二人手边,转身去服务其他客人。


“我说了,低估也要有个限度。”卫庄盯着盖聂,而一向温和的omega此时直对他的视线分毫不让:“不过烟花还是挺精彩的。”


“多谢。”


“七年前就是这个地方。”


“对。”


“当初我怎么没看出来你是这么个omega?”


“很快就不是了。”


“什么意思?”卫庄楞了一下,随后巨大的怒火用了上来,钢蓝的眼睛似乎火焰内芯的幽光:“你抽什么风!”


“我很正常。”


“正常的omega会连腺体一起摘除?”


“管你什么事?”


“我是你alpha!”


“我说了……啊!”盖聂话没说完就被卫庄用蛮力拽离了椅子,手腕被钳得死死的,再这么下去即使刚刚那下没脱臼待会也免不了骨裂。


“现在还是!”卫庄拉着他进了舞池,一手锁在腰上把人拉近,顺便把盖聂别在腰后的格洛克扔到了一边:“标记在一天,我就是你alpha !”


“我不需要。”盖聂脸上平静依旧,手搭到卫庄肩上,借着后撤步把摸出来军刺踢到舞池旁边的桌子底下。


“所以我们七年走到了这步?”


“没结束的故事才会皆大欢喜。”


“就差一步,”卫庄握着盖聂的手把人甩出去又在力将用尽的失手把人拽了回来,胳膊准确地接住了因为这股突如其来的力而向后倒去的人:“就差一步就能皆大欢喜。”


盖聂的呼吸停了一秒,alpha的手按在他后颈的腺体上,一瞬间他就像被叼住后颈的幼猫,不得不咬了下舌尖才夺回身体的支配权:“……你说得对。”


说完顾不上自己仿佛落荒而逃,直接将卫庄晾在原地向门外快步走去。


你还想逃到哪?


酒店外面的享受夜生活的人来来往往,瞬间就让卫庄陷入人民群众的汪洋中,黑发的omega就这么消失在他的视野里。


该死!


拥挤的人群和目标的消失让卫庄心情有些烦躁,这时候通常不要和他说一个字是流沙上下的共识。


只可惜路边等生意的出租车司机不会有这等觉悟:“先生,您身上的表声音是不是大了点?是有急事需要坐车吗?”


表?他今天就没……


不对!卫庄瞳孔骤然缩小,迅速扒下西服外套团成一团用力扔向空中。


“嘭!”黑色的西服在空中绽开红色的火苗,余波让一群人尖叫着趴到地上,原本热情的出租车司机抱着方向盘缩成一团。


不过这下由不得他了,卫庄拉开车门把人直接拽出来扔到一边,坐上驾驶位一脚踩上油门。


盖聂!

评论 ( 8 )
热度 ( 61 )

© 洛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