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二代女友不知道的曾经(八)

安利gasoline这首歌

 

喝醉的师哥有些暴躁

 

什么破车!三十有一头一次开出租的卫庄对手里的廉价车表示了彻头彻尾的嫌弃,踩到底就这速度,他已经放弃在这条路上追上盖聂了。


“喂?”大晚上突然一通电话搞得正在补觉的张良满脸写着懵逼。


“不管你现在在做什么!立刻!马上!给我滚到电脑边上追踪我待会拨的电话。”


“喂!不是……”


“嘟…嘟…嘟……”


我……能言善辩如张良都不免一时语塞,愣了三秒才憋出句卫庄你大爷,然后爬出被窝套上大裤衩子去电脑前面追踪电话。


然后有幸听到了惊天大八卦。


——————————————————————


盖聂的手机号卫庄不用看键都能按出来,打过去之后直接开免提。


“喂?”


“这是你第二次想杀我。”


“烟花不好看?”

“啪叽。”卫庄的电话在他刚说了一句的情况下被挂了。


张良在电脑面前毫无形象地笑了出来,还拍了两下桌子。


卫庄啊卫庄,天道好轮回苍天饶过谁,你也有今天啊哈哈哈哈哈哈……


时间不够,还得再拨一遍。


卫庄忍着出租车糟糕的配置,违反各种交通规则闯红灯乱加塞,又给盖聂去个电话。


“还有事?”


“我是你的任务吗?”


“……是。”


“从一开始?”


“从一开始。”


“任务结束之后呢?”


“卫庄,”盖聂突然叫了他的名字:“我靠汽油就能活。”说完喉咙发出一声微弱的气声,似乎有点难受。


I ‘m part of a machine, I ‘m not a human being, so I run on gasoline.


“我知道了。”


张良现在觉得这八卦要变烫手山芋了。


“哪里?”


张良看了眼定位,干巴巴道:“你家。”


“啪”,电话挂了。


————————————————————————


设备质量实在是不可变量,卫庄看见自己现在已经变成龙潭虎穴的家,往右边猛打方向盘,轮胎和地面发出刺耳的摩擦声。


反正不是自己的不用心疼。


一旁的白发老头对他的行为摇了摇头:“嘿,年轻人,你的车停人行道上了。”


卫庄正猫着腰贴着墙靠近自家大门,尝试地拉动门把。


反锁了,那么……


“年轻人!”大爷明显有些气了


“知道了!”同样满头白发的卫庄也有些气,你想挨枪子就直说,非得拉上我吗还!


大爷摄于他的气势,嘴唇动了几动却明智地没再说话,转过身一边骂世风日下人心不古一边离开得飞快。


空荡荡的院子没什么能拿来当掩护的,除了一棵玉兰树,每到春天花开的时候,盖聂天不亮就跑出去摘花,裹上面糊下锅炸,拿来当早餐。


如今这棵树却结结实实挨了一枪。


他是知道我在这儿……还是就是心情不爽随便来了下……


摸到后院准备翻墙的卫庄在想玉兰树后观察下房内的形式,不料盖聂突然拉开后门,一手MPSSAA-12(霰弹枪),一手HK-UMP.45(冲锋枪),照着院内的玉兰树就是一枪,四周一望,“啪”的有闭上了门。


身形还诡异的晃了下,似乎重心有点不稳。


这是……电光火石间卫庄回想了很多,酒店里盖聂亮的和星星一样的眼睛,有点发红的脸,不稳的重心和刚刚这莫名其妙的一枪……


什么久别重逢什么你还活着!那tm分明是喝高了!还有电话里那个气声,就是气泡酒喝多了!


才几杯香槟就这样了!


看来这房子到底是保不住了,醉了的人脑子都是不可理喻的……


流沙老大脚踩窗沿三两下蹿到顶层的阁楼,一手扒在沿上一手撑着身体,另一只胳膊屈起,用胳膊肘敲碎里一小块玻璃,小心翼翼的从破碎处将窗户栓拉开,悄无声息地翻了进去。然后推开阁楼装饰的挂画,摸出把柯尔特2000装上消音器。


等等……有必要吗……


他看了眼手里的柯尔特,想了想刚看到的两柄重火力,把消音器扔到了一边。


于此同时,盖聂往身上绑了好几道子弹带,在一楼和二楼的楼梯中间隐匿了气息,豹子一样埋伏了起来。

评论 ( 7 )
热度 ( 73 )

© 洛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