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二代女友不知道的曾经(九)

 

气得像个200斤的孩子

 

 

卫庄从阁楼下来,贴着墙谨慎的移动,火力和射程他占了绝对劣势,行动必须小心。行至楼梯旁的拐角时,一发霰弹直接给墙开了个洞。

 

 

透过那个豁口,能看到盖聂正举着枪瞄准他。

 

 

“嘭!” “嘭!” “嘭!”

 

 

子弹追着他在将干净漂亮的墙打成筛子,飞散的石灰沫落在头发和衣服上,整个人灰扑扑的,比之前连车一块掉下去更像从阿富汗回来的了。

 

 

妈的!

 

 

卫庄暗骂一声,抄起兜里的打火机打上火朝被墙灰笼罩的地方扔去。

 

 

正准备上楼机关枪扫射的盖聂看见迎面而来的一点火光下意识地抬枪点射。

 

 

“轰”的一声,空气中幼细的粉末混合着火药被打火机的微弱火苗引爆,虽然不大但足够挡住这位脑子有些迷瞪的omega前进的脚步和视线,原本用来供给的枪械被本能地摆到胸前以减少伤害。

 

 

“喜欢这个烟花吗?”

 

 

借着这个不大的爆炸,卫庄直接越过楼梯翻了下去,膝盖正压在盖聂端枪的手上,MPSSAA-12直接脱手,然后矮身闪过照着下巴来的膝盖,长腿一扫把人扫了下去,顺手把冲锋枪过来。

 

 

alpha捡起地上的霰弹枪,看着刚从爬起来的盖聂,嘴角上扬露出森森犬齿——这回该我了。

 

 

子弹上膛的声音让盖聂头脑瞬间清醒,足下发力冲了出去,子弹追着他离开的位置把家具一一报废掉,把他直接赶进了厨房。

 

 

“你还活着吗?”卫庄端着冲锋枪朝里面问了句。

 

 

子弹如雨点般砸在料理台上,盖聂蜷在后面,伸手拽开了一个抽屉。

 

 

没有子弹,枪就是铁块,卫庄掏出之前的柯尔特,双手持枪一步一步靠近。

 

 

一道破风声突然袭来,他侧了下头,只见一银色反光的事物擦着鼻梁飞过,嵌入身后的门框里。定睛一看,赫然是盖聂以前剁排骨使的刀。

 

 

不该把人往厨房里赶的……

 

 

眼前一片飞过来的刀子,卫庄一边闪避一边超里面开枪。

 

 

5、4、3、2、1!

 

 

子弹打完的同时,盖聂抄了把尖刀,翻过满是渣子的料理台,反手握刀朝卫庄挥去。

 

 

卫庄扔了枪,左手鹰爪般伸出试图抓住盖聂手腕,另一手袭向盖聂脖颈。不料盖聂将小刀向上一抛,另一手接了刀向下一刺,强迫卫庄撤手,同时左腿闪电般踹向卫庄小腹。

 

 

“啪”,这一击没击中目标,却让卫庄拿住了小腿,如同被钳子钳住般难以动弹。

 

 

原本向下刺的手去势不减,朝着攥住自己小腿的手腕划去,中途被另一只手拦下,盖聂索性借着对方的力右腿往上一腾,整个人在空中旋了个圈,彻底拜托了桎梏。。

 

 

落地时整个人轻巧得像只猫,要不是最后轻微晃了下,卫庄都忘了他现在还是醉酒状态。

 

 

我真是娶了个不得了的omega……

 

 

不过可以肯定的是,对于42台加特林齐响的场面,盖聂肯定不会怯,充分满足他一开始对结婚对象的要求。

 

 

阴差阳错啊……

 

 

卫庄一手拆下领带缠在右手上,故意卖了个破绽,左手成掌砍在盖聂腕子上,将袭来的刀子磕到一旁然后顺手一握,用八块腹肌硬生生扛了盖聂一拳,双手不停拿之前解的领带捆了盖聂手腕拉上头顶往上一掀直接将人摁倒在地,整个人欺身压上,借着体重彻底限制了对方的行动。

 

 

抓住你了!

 

 

卫庄一脸扭曲地咧了下嘴,毕竟那拳还是挺疼的。

 

 

“嗷!”盖聂喉咙里发出的声音有些凄厉,他的后脑勺和地面来了个亲密接触,身上还压着个四舍五入两百斤的卫庄,腹腔内脏的压力有些大,原本就被酒精搞得有些晕乎的脑袋越发不清醒。

 

 

“清醒了吗?”传入耳中的声音恶狠狠的,透着股阴森。

 

 

“……你好重……”

 

 

……

 

 

“刺啦”,伴随着布料被撕开的声音,几颗纽扣掉在地上蹦了两下,盖聂“呜”了一声,似乎不大明白身上怎么突然凉嗖嗖的。

 

 

“……很好!”

评论 ( 28 )
热度 ( 99 )

© 洛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