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二代女友不知道的曾经(十一)

 

 

抱歉这么短,最近期末了实在有点忙不过来,猛虎落地式土下座

 

 

满是玻璃碴的地板显然不是睡觉的好选择。

 

 

卫庄解了上身的衬衫把人一裹扛上了楼塞进被子里。

 

 

然后重返还弥漫这硝烟味的客厅,开始翻。

 

 

他才不信那伙人跑他家里翻箱倒柜连他私藏都撬了会不留点东西。

 

 

卫庄一边肢解电话一边想。

 

 

果然,话筒中静静躺着一个窃听器。

 

 

哼,不入流的伎俩。

 

 

等他翻完整个屋子,看着那夸张的一叠窃听器,卫庄恶趣味的拿起一个:“听得爽吗?”

 

 

————————————————————

 

 

一群人面无表情对着传来声音的机器,竭力忍耐着尴尬。

 

 

赵高咳了咳,一边觉得自己当初没安摄像头真是明智一边决定把麻烦甩出去,这种事情,必须一定当然要先请示下李大人了。

 

 

—————————————————————

 

 

盖聂是被透过窗子的阳光弄醒的。

 

 

带着热量的光线直照眼膜,,将他的脑子从混沌状态拽了出来。

 

 

随着大脑恢复工作,腰椎用酸痛向他表达不满,而且他清楚的感知到——自己身上一丝不挂,连内裤都没有。

 

 

“醒了?”

 

 

卫庄靠在门框上冲他示意了下手里的咖啡和饼干:“家里现在只有这些了。”

 

 

“我买菜……”盖聂仆一开口,便觉得嗓子发干,不由得咳了两声,然后才想起昨天晚上……似乎发生了一些不寻常的事……

 

 

“昨晚…我…怎么了?”

 

 

卫庄把饼干和咖啡放到一边的床头柜上,坐到床边,把刚支起上半身的盖聂按了回去:“你喝高了。”

 

 

后脑的钝疼似乎印证这卫庄的话,可盖聂总觉得差了些什么。

 

 

“没别的了?”

 

 

“那我们得慢慢说。”

 

 

就这一句话的功夫,俩人之间的距离越来越近,鼻尖轻触间的呼吸交融化出一片旖旎,加之这句话卫庄刻意压低了点声音,不到十个字似乎藏着故事万千,遐想无限。

 

 

但盖聂的脑回路跟他显然不在一条线上,不想听故事,没有什么遐想,只想知道一件事。

 

 

“我裤子呢?”

 

 

暧昧的气氛瞬间消失了。

 

 

“昨天晚上你往我身上装炸弹……”

 

 

“嘭!”

 

 

盖聂把半截小腿缩回被子,严肃地看着被踹到地上的卫庄,重复了一边自己的问题。

 

 

“我裤子呢?”

 

 

我昨天就该操死他的,倒在地上卫庄想。

 

 

评论 ( 9 )
热度 ( 58 )

© 洛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