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二代女友不知道的曾经(十二)


啊啊啊啊啊,手感完全的没有,写的烂透了,民那桑万分抱歉<(_ _)>

我果然还是更适合沙雕文……

【】内为手语

————————————————

“我裤子呢?”

“扔了。”这是实话,那条被扯得开了口子的裤子上还沾着他俩昨晚激情的副产品,魂归垃圾桶在卫庄看来是无比正常的操作。

盖聂一言不发裹了被子去翻衣柜给自己套了件睡衣,好歹不用光着身子。然后迈进了一片稀烂的厨房,踩着一堆渣子,拉开布满窟窿眼的冰箱门,拿出一袋冻着的馄饨,在一堆锅里捡了个没怎么被子弹照顾到的,加水开火,开始煮馄饨。

就好像昨晚的一切都没有发生,他们还和之前一样,在外面飙完肾上腺素回到这个小空间里做享受安宁缱绻。

“我右手三根手指没有知觉。”腰突然从后被环住,腺体被含入温热的口腔,盖聂忍不住瑟缩了一下。

“我左眼色盲,”盖聂抿了下嘴唇:“视网膜受损。”

“爆炸?”

“爆炸。”

卫庄抬手点了点自己耳边:“我爆炸伤的是耳膜,听力有时候不大好。”

“这就是你总是听不见把衣服收起来的理由?”

。 。 。 。 。 。 。

一根汤勺横在卫庄面前,浑圆的勺肚映着他的脸,几滴混合了面粉的汤从上面滑落,滴在地上。盖聂脸上的表情是一如既往的没有,但莫名透着几分“原来如此啊”的意味。

气氛……一下子就变了呢……

我……这么多年……怎么和他聊的都是……

“啊,馄饨好了。”

直指下巴的汤勺收了回去,取而代之的是一锅热气腾腾的馄饨,散发着主食和肉的香气。

卫庄觉得自己可能把一年份的耐性全用在这一刻才没有抬起已经绷紧了肌肉右臂把这锅馄饨掀到一边。

“咔啦。”

他在脑内演练了好几遍的流畅画面被一声轻微的细响打断了。

感谢刚刚那略显尴尬的气氛,要不是空气静默,这点声原本可以被忽略掉的。

原本两只手拿锅的盖聂一只手已经离开了锅柄,竖在唇上,眼神透着警觉,好像准备埋伏猎物的大猫。

【有人来了。】卫庄两手在胸前熟练打着手语【怎么办?杀了他们?】

盖聂点了点头,抄着里面还装着馄饨的锅往厨房门口挪,谨慎地避开所有的引起异响的东西,确认过没有任何能暴露后,敛了气息。

然后腾出一只手,冲问他【刀在哪?】的卫庄回道【水池左边第二个柜子里。】

【那里面的昨天晚上都被你弄到墙上了。】

【那个柜子旁边最上面的抽屉里有把削水果的。】

【就没别的了……】手势突然中断【有人来了。】

回应他的是水泼洒出去、铁锅与人体面部发生激烈碰撞的声音,和惨烈的叫声。

毕竟那锅水,刚离火没多久。

相比之下,可能腿被踹断可能也没有那么痛了。

“嘭。”补刀是这个职业优秀的品质,电影里才会放着还有气的敌人躺在地上给他反杀的机会。

“不用了。”盖聂从死掉的人身上摸出枪和子弹,扔了一把给卫庄。

卫庄接过枪拉了保险比划了两下,觉得还挺趁手。

外面的脚步声越来越杂,可能是仗着人多的优势,没把两个连武器都没有的人放在眼里。

猎手的嘴角扬起弧度,肾上腺素随着杀意开始刺激神经。

“给这小鬼们上堂课?”

【我上你下。】卫庄两句话一同道出,摆明了就是要占口头上的便宜。

【OK】盖聂就差翻个白眼给他了。

评论 ( 4 )
热度 ( 62 )

© 洛轩 | Powered by LOFTER